吕克 • 费拉里

法国 巴黎 1929-2005

法国作曲家,1929年出生于法国巴黎,2005年于意大利阿雷佐逝世享年76岁。

作为阿尔弗雷德·德尼·科尔托、阿尔蒂尔·奥涅格与奥利维埃·梅西安的得意门生,吕克·费拉里于1958年加入音乐研究小组并在那里写作谱曲直至1966年。他曾在科隆(1964-1965)、斯德哥尔摩(1966)以及庞坦音乐学院(1978-1980)担任教授,并参与了具体音乐和声音艺术的广播电视节目的制作。作为电子原音录音室Billig的创始人(1972),他还于1982年创立了La Muse en Circuit这一电子原音作曲和无线电创作工作室。1999年他开始创作一系列全方位激发创造力的概念。他的作品大多是电子原音作品或录音磁带创作。

 “1929年吕克·费拉里在巴黎出生。他一步不差、严谨地按照德国公立达姆施塔特音乐学院的标准,为成为一名光荣的序列音乐作曲家而学习:接受科尔托的钢琴课程,师从奥涅格学习作曲,在梅西安指导下研习音乐分析。然而,在1954年,他在纽约遇见了广播电视节目的创始人,瓦雷兹和舍费尔,并临时了接管一些音乐、文化机构和音乐团体(1982-1984年间,他执掌了电子原音作曲和无线电创作工作室La Muse en Circuit)。正是这些经历让他走上了自己独特的音乐道路。

费拉里并非不遵守任何简朴或复杂的理论规则,他公开表示从他早期五十年代的创作开始他就有两大音乐创作“准则”:“循环往复”和“叙事的基础”。早在复奏音乐出现之前,费拉里就已经尝试创作重复的乐曲结构,但往往出现小的偏差。运气、俏皮和对规则习俗的一反常态,这些偶然的元素都是他音乐的核心。此外,他还曾写到“我的广泛的社交社会给我营造了层层的记忆积累。这让我有幸置身于一种叙事方式,我在其中能本能地构建完美平衡的形式并有更好更自然的对音乐时间的感知。”

但费拉里的音乐并不局限于这样的结构。从他的早期作品开始,作曲家就将两种还未曾探索的领域——新的科技与精神分析的想法——导入他的音乐创作,从而使得作品能更为贴近听众。他对肉体和社会躯干乃至是性的投射都是源于他那种调皮、讽刺的音乐家风格而非哲学家的“纯真的哲学行为”。

总的来看,费拉里的作品可以被分为“回忆的声音”的实现(这些作品大多都在最重要的欧洲广播工作室创作)以及乐谱,在其中实际或虚幻的声音都不再有粉饰和体系。”

弗兰克·朗格鲁瓦


吕克 • 费拉里

几乎没有2号——暗夜在我几个大脑内继续
录像 磁带音乐,音频选段 3分39秒
1964

它原本描述了一个录音师在晚上通过麦克风认识自己的情景。然而暗夜突袭了这个“猎人”,进入了它的脑内。这样他就有了双重描述:脑内的图景改变了外部的夜晚,它的组成物不断将事实(对于事实的想象)注入其中,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他夜晚的精神分析图谱。
《几乎没有》的一个主要特色就是叙事性,其意义不仅仅在于讲述一个故事,而是厘清发生某事在某地的时间。和已知地点的声音不同的是,艺术家在此使用和指派的日常物件通过极简非事实叙事的理念让人徜徉于时间之旅中。日常声响构成了超越日常行为的元素。它要告诉我们的是始终有晦暗不明的东西在那里。


吕克 • 费拉里

杂合子
录像 磁带音乐,音频选段 3分39秒
1964

《杂合子》是1963-1964年间在音乐研究集团(GRM)完成的。那是一个研究和系统性试验声响的时代。《杂合子》是完全相反的作品。它造成了费拉里和皮埃尔·舍费尔之间的冲突。如何把舍费尔在隐秘声响中追求的抽象性和这个叙事洒脱的作品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呢?
“有一天我会不解释就离开,带着一个不属于我的收录机。我会到处旅行,尽管不远但是次数很多;记录下我生命经历的种种事情。……《杂合子》就这样诞生了。它是第一部我称之为故事性的作品。也就是说我想创造一种介于音乐和情节中的语言。”(费拉里,1964)
“我现在已经不再抽象、具象和现实主义间进行区分。对我来说‘问题’是:使用已有自身逻辑的事物进行创作。”(费拉里,1997)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