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克 • 布莱

从早年开始,多米尼克就将我们环境中的视觉和声音成分相联系。致力于感觉的有限性,他通过挑战位置之间与记忆之间的关系的装置作品, 探索可视与不可视之间纤弱的联系。通过些许的变奏,多米尼克击碎了我们的期望并改变了我们的感觉,为我们打开了新的感知的可能。

多米尼克现生活工作于巴黎。他毕业于南特美术学院,并获得了法国国立工艺学院多媒体艺术的DEA硕士文凭和马赛高等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文凭。他的作品是包括立陶宛维尔纽斯艺术学院、华沙Zacheta国家美术馆、东京宫、大皇宫、巴黎工艺品美术博物馆,尼斯阿尔松别墅以及塞纳河畔维特里当代美术馆的众多个展和群展的座上客。他的作品也分布于多个私人和公共收藏中,巴黎的Xippas画廊是他的代理。


多米尼克 • 布莱

无限
装置 物件,耳机,播放器,声音采样,漆木 40厘米×40厘米×200厘米
2010

《无限》是两只相同耳机的组合。这两个装置起先是被拆解然后又被装配起来,一个耳机被反方向放置,最后相邻排列,两个耳机合一,形成完美对称。一个隐藏起来的音响播放器会播放超低音声响的背景音乐。两个重叠的音响势必会把本来禁锢在腔体里的声响释放出来。通过个人听音器械的使用,这个作品把裸耳无法听到的自然声响频率封闭起来,它们是由艺术家在北极收录的。该装置组合的复古造型让人不能不想起无限的象征意味,它是自身的往复,我们可以想象声音分子在不断进化直到生命的永恒。


多米尼克 • 布莱

无题(黑盘)
装置 犹他砂岩,马达,金属缆绳 全套13个 1个盘 直径 36厘米 3个盘 直径 28厘米 9个盘 直径 23厘米
2012

多米尼克·布莱通过一系列砂岩板带参观者进入了一个声响世界的漫游中。
《无题》始于2008年,它起初分布在整个展出空间。大多数烧制好的陶土圆环在地面向外拓展,其他的则吊在电机上拂过静止的元素。和谐而微妙的摩擦感就这样被创造了出来,好似“催眠的芭蕾”,一首由段落随机搭配出的歌谣。
艺术家在这个装置作品上运用了诸多日常光线和声音传播器具。他把这个平时少见的材料放置在装置中,给其带来一种雕塑式的表现力。通过动态或者静态感受器,多米尼克﹒布莱创造出了可视和不可视、可听和不可之间互相对话的剧本。他的作品都有极强的表现形式,它们尝试糅合临界状态,刺激我们的感官,扰乱我们的知觉,让我们洗耳恭听周遭的世界。(维罗妮卡·巴东)


多米尼克 • 布莱

无题(白盘)
装置 砂岩,马达,金属缆绳 全套28个 14个盘 直径23厘米 14个盘 直径27厘米
2012

多米尼克·布莱通过一系列砂岩板带参观者进入了一个声响世界的漫游中。
《无题》始于2008年,它起初分布在整个展出空间。大多数烧制好的陶土圆环在地面向外拓展,其他的则吊在电机上拂过静止的元素。和谐而微妙的摩擦感就这样被创造了出来,好似“催眠的芭蕾”,一首由段落随机搭配出的歌谣。
艺术家在这个装置作品上运用了诸多日常光线和声音传播器具。他把这个平时少见的材料放置在装置中,给其带来一种雕塑式的表现力。通过动态或者静态感受器,多米尼克﹒布莱创造出了可视和不可视、可听和不可之间互相对话的剧本。他的作品都有极强的表现形式,它们尝试糅合临界状态,刺激我们的感官,扰乱我们的知觉,让我们洗耳恭听周遭的世界。(维罗妮卡·巴东)


多米尼克 • 布莱

椭圆
装置 声音装置,16支麦克风,16支三脚架,电线,火线声卡,DVD播放程序,Mac mini 尺寸可变

《椭圆》是由十六支三脚架上的麦克风组成,它们构成了一个在空间内倾斜的圆形变体,正如一个椭圆一样。在剥离了(作为接收器的)原始功能,并连上了(隐蔽了的)电脑声卡用以发出声响后,这些麦克风被“逆向”用作扬声器,以此重建起回荡在装置中的声响,描绘出一个充满悬念的椭圆效果。电脑程序会逐渐开启十六个声道,根据升速再降速的规则,让人感到每个声响分子在空间内划出的轨迹。通过反向的声音传播顺序—原本的录音设备被当成音箱使用—使得这个装置会给观众带来一种困扰,并会因为立体声音材料的重复性和催眠性而被放大。这个设备的静态面会与通过声音脉冲模拟的变速圆圈运动的运动产生对比。观众可以绕圈,也可以跟随声波频率尽情漫步。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