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 No.62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李蕾

诗人

阿多尼斯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阿多尼斯
策划:王寅
主持:李蕾
现场翻译:薛庆国
时间:2019年11月3日 
周日 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诗歌来到美术馆』作为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自2012年开启并培育至今的“诗歌+艺术”交流项目,在过去的6年间我们持续邀请了许多不同语言、背景、创作风格的成名诗人以及年轻诗人来到美术馆,与观众一起构建鲜活、多元的诗歌艺术对话现场,将当代诗歌与现代生活形成链接。

在美术馆:
诗歌一定会不期而至,隐藏在文字里,潜伏在语言中——谷川俊太郎
美术馆的墙壁矗立在诗歌的怀抱里;词语和墙壁的距离,变为歌咏和音乐——阿多尼斯
让每个诗人、艺术家和听众们驻留,在想象中留下无限的可能性——北岛

本次第62期活动,将再次邀请在世界诗坛享有盛誉的阿拉伯诗人和世界主义者阿多尼斯来到美术馆。阿多尼斯或许是在西方获得最多奖项的东方人,自2005年起其名字就和诺贝尔文学奖联系在一起。在很多评论家们眼里,阿多尼斯和 T.S. 艾略特一样,都重新定义和接续了一个伟大的诗歌传统。对于阿多尼斯来说,诗歌是人生中的一盏奇妙的明灯,诗和爱一样,是人在通往未知的旅途中重要的伴侣和朋友。阿多尼斯曾数次来到中国作交流,与许多诗人结下深厚友谊,此次活动也将有神秘嘉宾现身到来。

诗歌选读

风的君王

我的旗帜列成一队,相互没有纠缠,
我的歌声列成一队。
我正集合鲜花,动员松柏,
把天空铺展为华盖。
我爱,我生活,
我在词语里诞生,
在早晨的旌旗下召集蝴蝶,
培育果实;
我和雨滴
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在海洋过夜。
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
我让自己登基,
做风的君王。


祖国

 为那在忧愁的面具下干枯的脸庞
 我折腰;为我忘了为之洒落泪水的小径
 为那像云彩一样绿色地死去
 脸上还张着风帆的父亲
 我折腰;为被出卖、
 在祷告、在擦皮鞋的孩子
(在我的国家,我们都祷告,都擦皮鞋)
 为那块我忍着饥馑
 刻下“它是我眼皮下滚动的雨和闪电”的岩石
 为我颠沛失落中把它的土揣在怀里的家园
 我折腰——
 所有这一切,才是我的祖国,而不是大马士革。


夜:不出户的远行者

光在夜的岸边聚集了舟楫,
此刻,光在等待
扬帆起航的瞬间。

在夜的子宫里,
石头和飞鸟是一对双胞胎。

无论夜在天空的厅堂里有多么自由,
它在身体的茅屋里会更加自由。

夜说:
告诉你的灵魂,
让她时常涂抹你身体的麝香。

无边无际的话语的汪洋,
藏匿于身体与夜幽会的一滴精液中。

是的,
我常常看到时光,
在夜的床榻上纵情辗转。

是的,
我常见诗歌温柔地拥抱夜,
拍着它的肩膀,向它朗诵新作。

我的疲惫是一只垫子,
由我的夜倚靠。

爱情不会显示它极致的绚丽,
除非我们懂得在极致的夜晚领略爱情。

空间是白昼与黑夜的宅邸,
白昼随时准备出门远行,
黑夜随时准备踏上归途。

徒劳无益地,白昼在黑夜的丛林里,
寻找迷失的道路。

我用白昼的脚步行走,
却把头放在黑夜的枕垫上。

夜,
时间的身体穿上的内衣。

在我背后,在我四周,
有许多死者来来往往,
我该把他们埋葬。
可是埋在哪里,
除了在夜里,在夜的语言里?

每一天,我的夜都比我提前上床,
不是为了入睡,
而是为我的诗歌准备另一个不眠夜。

诗人啊,请注视最初的夜晚,
看它如何濯洗脸庞和双脚,
如何来到你的床前,
如何忍着瞌睡为你助眠——
夜晚,是第二位母亲

一颗星星说:
今天,我将试着用睫毛覆盖夜的面孔。

太阳说:
为了理解白昼,你应该学会阅读黑夜。

我的诗歌嫉妒夜,
因为它能将四面八方纳入怀抱。

黑夜从白昼使役的马匹滚鞍而下,
开始赤着脚,在星辰的街市徜徉。

我常常模仿夜晚,
只为学会如何披戴光明。

现在吗?不,
我还没有读完
从夜的颈项垂下的
你的信件。

夜晚,通常是作解释和教导,
但是,当儿童来到夜的怀抱,
它便开始梦想,开始预言。

昨天,
夜晚早早地起身离床,
在我的被衾,
留下一朵名叫太阳的玫瑰。


关于生与死的注解

1
这个世界不是正在死去,确切而言,它已经死去,因为在本质上,它就是死亡。

2
死亡消解了意义,正因为如此,死亡本身也不再有任何意义。

3
生命产生了那本是生命自身的死亡。

4
为了生存,生命以死亡为食粮。
生命是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死亡。

5
人,是一种持续死亡的状态。

6
“死”是人的身体,“无”是人的居所。

7
在阿拉伯语中,“死亡”是阳性词,“灵魂”是阴性词。
两者之间有着婚嫁和姻亲的关系。
灵魂只有在这样的婚姻——死亡中,才能真实地发现自己。
死亡是宇宙的性爱,做爱便是真实的存在。

8
走进死亡是一场婚宴,消融其中是一次酣醉。

9
死亡永远年轻,只要灵魂也是年轻的,两者的婚姻就幸福。
出生是一次离散。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不要出生——继续合一于本源:死亡。

10
生命是病,死亡是痊愈,
死亡是滋养人这株水仙的水。


上海

        这便是上海。
        资本无处不在,头上戴着一顶隐身帽。昔日的红砖房和旧街区,变成了林立高楼中的花园。人民广场的四周,便围坐着这些头顶玻璃纸帽子、如明星一般的高楼。而昔日,甘蔗倚靠在小店的墙壁上,如同行军后筋疲力尽的士兵;黑色的忧伤,似乎从把甘蔗自远方田野里运来的农夫臂膀上渗出。
       我的胸中响起喧嚣声。
       谁能够、谁知道告诉这喧声:请安静!
       不,泡沫的制造不会将我诱惑,虽然它几乎成为这个时代的缩影。这是哪一朵玫瑰,把自己的身体委身给一张塑料的床榻?
       然而,我正路过一枝莲花,我说服我的眼睛:
无论你走向何处,
菩萨,以女人的形象呈现,
岂不美哉!
        薄暮时分,黄埔江畔,水泥变成了一条丝带,连接着沥青与云彩,连接着东方的肚脐与西方的双唇。
        金茂大厦正对天空朗诵自己的诗篇。雾霭,如同一袭透明的轻纱,从楼群的头顶垂下。天空叠足而坐,一只手搭在西藏的肩头,一只手搂着纽约的腰肢。
        外滩人行道上,妇女们一个个闪亮而过,用她们的睫毛,抓住时间,狩猎距离的飞鸟。
        我打量着,看宇宙之蛹如何破茧而出,如何在机械的周围伸展身子。而操纵这机械的,是一个并非来自现实、也非来自神话的神灵,它来自另一个创世的伤口,另一个幽冥的所在。
        在天际,有一个声音在低语:“人啊,你弯曲的脊梁,是劈开世界的另一道深渊。”

诗人

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Adonis(1930- )生于叙利亚,1956年移居黎巴嫩,开始文学生涯。1980年代起在欧美讲学、写作,现定居巴黎。阿多尼斯是作品等身的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在世界诗坛享有盛誉。他对诗歌现代化的积极倡导、对阿拉伯文化的深刻反思,都在阿拉伯文化界引发争议并产生深远影响。迄今共发表26部诗集,并著有文学、文化论著、杂文集20余部,还发表了许多重要的翻译、编纂类作品。阿多尼斯曾荣获布鲁塞尔文学奖、马其顿金冠诗歌奖、法国让·马里奥外国文学奖、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德国歌德文学奖等数十项国际大奖。近年来,他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

主持人

李蕾




主持人,作家,“美的专业主义”创始人。

策划人

王寅


诗人、作家、摄影师。出版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等著作多种,先后获得江南诗歌奖、东荡子诗歌奖等多个诗歌奖。作品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并在海外出版。

现场翻译

薛庆国

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阿拉伯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阿拉伯现代文学、文化与思想、中阿文化交流的研究与翻译。已发表各类著译作品20多种,并经常在阿拉伯世界主流媒体撰文介绍中国。2017年曾荣获卡塔尔国谢赫哈马德翻译与国际谅解奖,是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学者。

关于诗歌来到美术馆

在今天,美术馆正在和更多的艺术门类进行新的结合,美术馆已经融跨界展出、互动为一体,不仅展示作品,而且研讨交流,生产知识,日益扩展成开放的全艺术平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2012年启动的“诗歌来到美术馆”项目,旨在为诗人与诗歌爱好者创造思想碰撞的开放平台,将诗歌作为智力与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与当代生活和诗歌形成连接对话。作为国内首创的“诗歌+艺术”美术馆公众项目,“诗歌来到美术馆”邀请的诗人都遵循“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标准,诗人黄灿然,欧阳江河、翟永明、王小妮、西川、多多、芒克、柏桦等国内诗坛从八十年代活跃至今的著名诗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阿多尼斯、日本“国民诗人”谷川俊太郎等成名已久、读者众多的国际诗人,西蒙·阿米蒂奇等未被译介但在国外盛名的优秀诗人。自2012年启动至今,项目以兼具学术性和普及性的讲座和诗歌活动受到各方强烈关注,推出不到一年即荣获《东方早报》“2013文化中国”之“年度事件大奖”。2016年获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市社会力量举办博物馆优秀社会教育项目,2017年荣获年度上海市民终身学习体验基地特色活动。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