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第五十六期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

马格努斯·威廉-乌尔松

【诗歌来到美术馆】第五十六期:马格努斯·威廉-乌尔松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马格努斯·威廉-乌尔松
策划:王寅
主持:胡续冬
现场翻译:金雯
时间:2019年5月25日 周六 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静安区汶水路210号静安新业坊3号楼)

『诗歌来到美术馆』作为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自2012年开启并培育至今的“诗歌+艺术”交流项目,在过去的6年间,伴随美术馆的成长足迹,由长宁、浦东一路前行,2019年落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新场馆静安新业坊。在这一保留着完整工业遗存风貌的美术馆空间内,我们将持续邀请更多不同语言、背景、创作风格的成名诗人以及年轻诗人来到美术馆,构建更鲜活、更多元的诗歌艺术现场和对话现场,与当代生活和当代诗歌形成链接和对话。在这里,“诗歌一定会不期而至,隐藏在文字里,潜伏在语言中”(谷川俊太郎),并继续“让每个诗人、艺术家和听众们驻留,在想象中留下无限的可能性”(北岛)。

第56期活动,将由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共同邀请瑞典诗人、翻译家、诗歌评论家马格努斯·威廉-乌尔松来到美术馆,他认为诗是一座文化建筑、一个众多园丁栽培的花园,诗是最复杂的具有想象力的事物,诗歌是童年的延伸,关于诗歌我们永远不会统一意见,永远不会停止辩论,但每次辩论都令它生长,令它变得更加复杂、更加丰富。

诗歌选读

安提诺乌斯


这张嘴只是
说了又说再说。你让你的干舌头,你的柔软苍老
        强大的嘴唇构成所有不可理解的短语,用一种对我
        已经不可理解的语言。

虔诚的面目在这周围。他们说,
你翻译过荷马。他们说,你禁止这些诗在你的国家
         说出你的名字。
你的谈话将从不结束。它怀着爱意听从你的权力
          起作用。

但这一次,我们俩都知道,你谈话只为在平安中
          梦想我的嘴唇

你的腐败的手
像一个受伤的翅膀飞过我的身体。这只手像一个被捕捉
          在手里的蝴蝶,柔软

沿着我的脖颈和脊背
就好像你这个老色鬼,用这种肌肤接触的渴望,要我在一个晚上成为你的

          哈德良式安提诺乌斯,

在所有的
那些晚上,
米米斯女神,我的
那些晚上的珍珠项链,在这个浸透满月银光的雅典夜晚,冰冷的
          乌普兰星光清亮的冬季夜晚,安达卢西亚夜晚的
          行列,那大西洋的,所有的

答应我把你柔软柔软的手贴住我的脊背。我就像个妓女
           绷紧大腿,弯曲。我生活的
我从未做的,还没做的,也许,从不做的

注:安提诺乌斯(Antinous)是古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的男宠,同性恋代表人物。本诗中的“米米斯(Mimis)女神”是希腊神话中复仇女神(Mimesisi)的简称。“乌普兰”(Uppland)是瑞典中部一个地区名;“安达卢西亚”(Andalusia)是西班牙一个地区名。



索菲娅、柏拉图、海德格尔和整整一排情人



当真相被启动,它会闪射出来。在每首诗里
有一个小门。当你读的时候,听到它在这声音里如何显露出来吗?
       在门后面有做梦的不可理解地牵扯起来的事在发生。
       你也许在睡觉,在睡眠中不安地活动。真相

超越了我们用来抓住它的那些工具。听起来很简单。 我
        记得

我的妈妈,也许三十二岁,怎么样俯身在
         我大姐的脸上,抚摸她的额头,圣母之像。是
         她病了吗?只有

当我们用正确方式在这形象前弯下腰,它们才会开始起作用

闪光

这里是那么黑暗。散发某种气味,这不是洋葱和小茴香

          和生鱼吗?当你的嘴唇碰到了

我的,起先它们和纸一样干燥,然后散播分泌物,
          用舌头。腺体跟着流液。我
厌恶这些想法。当它们透过一切闪现出来的时候,我把目光移开。
          太阳是离我们最近的星星。
有这样的东西,不会穿过什么其他东西起作用。一道光芒直接出自
           起源之处。摩擦,对,舔着那颗穿过
           无尽线头的小珍珠,舔出一点痛苦和欲望。把它放进嘴里,看看

这光芒如何增强,也许像一场雨落在你的脸上,一种光的亲吻。这里

就是你的珍珠。不要
因为真相
而责怪我们

注:“圣母之像”原文是希腊文glykofilusa,指圣母玛丽亚怀抱圣子的圣像。



愤怒至狂

那是在愤怒的时代;愤怒加上愤怒,直到它
像焦油一样从所有社会身体的开口处流出。它们被不公正地压迫着。
它们是非人类制作的。那些毫无意义浪费生命像腐烂水果躺在
               自己的液体里的,不会被埋葬

附加上所有的附加物,所有的,相互并列地放在一起,没有抵抗。
附加到没有任何东西还能想象自己是某个未知整体的一部分

马格努斯!
你埋下你唯一宝贝的地方已经堕落下去了吗?
你爱过的人类实际上再也不能在你心中唤起快乐吗?
是什么是疾病,马格努斯,像风摧残山上的橡树一样摧残你?

愤怒啊,当然是
这个啊。沉默无语的仇恨已经流完了。它们被走过去了,它们被践踏过了,被不公正地压迫过了。当你后来

在十一月的夜晚走到外面的高地上。预示北极光的光芒。所有的花都被在地上

             踩烂了。
你让你的手慢慢抚摸你的胸部、腹部、性器官、大腿。现在发生了什么?

离开的自由
作为唯一的自由行为出现,
剩余的东西
不再承诺会失踪
死亡不再做出保证

所以你成了愤怒的一部分吗?
所以你成了愤怒摧毁了的东西的一部分吗?

注:本诗原标题是拉丁语“Irae rabidus”,Irae意思是愤怒,rabidus包含疯狂之意。


601106

我出生了
我出生在转折点的星星下面
标志我的创世纪的符号
关闭自己

在这中间有一面镜子

我对称地在符号中间休息
在转折点里平衡

空间:

白色又不——
暧昧

有如雾气


归来


我把手窝起来
用海把它填满。
潮湿感对紧密感
皮肤被拼写成 有 限。

这个词停歇在了
角膜和地平线之间
就如月亮有时候
因为地球遮暗太阳
圆盘。剩下的只是
唯一的、怕死的

              O

                          万之译

【关于诗人】

马格努斯·威廉-乌尔松

马格努斯·威廉-乌尔松(Magnus William-Olsson,1960- )瑞典诗人、评论家、翻译家。现已出版9部诗集、4部散文以及两部短篇小说;翻译过希腊语、西班牙语、丹麦语的诗歌,他的诗也被译为20多种语言。他也曾获得多项文学奖,包括卡尔·文那伯格奖、贝曼奖和厄克勒夫奖。2003年起,马格努斯·威廉-奥尔松在斯德歌尔摩艺术大学及皇家艺术学院主持“文学评论自由研讨班”,这一跨学科研讨班聚集了评论家、艺术家、诗人、译者、哲学学者等各界人士,在“艺术的知识,知识的艺术”这一领域展开全方位讨论。

【关于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学者、译者,1991-2002年间求学于北京大学,现执教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

【关于策划人】

王寅

诗人、作家、摄影师、“诗歌来到美术馆”策划人。出版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等著作多种,先后获得江南诗歌奖、东荡子诗歌奖等多个诗歌奖。作品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并在海外出版。

【现场翻译】 

金雯

美国西北大学英文系博士,曾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英文系和复旦大学外文学院,现任华东师范大学比较文学教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以网名“莫水田”在微博、微信公号、豆瓣等平台与英语爱好者分享语言学习心得,深受好评。

关于诗歌来到美术馆

在今天,美术馆正在和更多的艺术门类进行新的结合,美术馆已经融跨界展出、互动为一体,不仅展示作品,而且研讨交流,生产知识,日益扩展成开放的全艺术平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2012年启动的“诗歌来到美术馆”项目,旨在为诗人与诗歌爱好者创造思想碰撞的开放平台,将诗歌作为智力与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与当代生活和诗歌形成连接对话。作为国内首创的“诗歌+艺术”美术馆公众项目,“诗歌来到美术馆”邀请的诗人都遵循“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标准,诗人黄灿然,欧阳江河、翟永明、王小妮、西川、多多、芒克、柏桦等国内诗坛从八十年代活跃至今的著名诗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阿多尼斯、日本“国民诗人”谷川俊太郎等成名已久、读者众多的国际诗人,西蒙·阿米蒂奇等未被译介但在国外盛名的优秀诗人。自2012年启动至今,项目以兼具学术性和普及性的讲座和诗歌活动受到各方强烈关注,推出不到一年即荣获《东方早报》“2013文化中国”之“年度事件大奖”。2016年获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市社会力量举办博物馆优秀社会教育项目,2017年荣获年度上海市民终身学习体验基地特色活动。

诗歌来到美术馆往期诗人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