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漫步&对谈】

展馆

嘉宾

徐明、董一平

彭浦工业与文化遗迹寻踪

嘉宾:徐明、董一平
时间:2019年6月22日 周六 15:00 -17: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一楼前台签到(静安区汶水路210号)
联合主办: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澎湃新闻·市政厅

彭浦工业区是昔日闸北地区最重要的工业重镇,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被规划成了一片现代化的工厂,至九十年代已有机电、轻工、电子等行业工厂40家,大中型的企业近半数,锻造了一个时代的工业强音。如今,彭浦工业区已不复存在,昔日的辉煌或以当代艺术的方式重现,或仍在一线发挥着余热,或消陨在历史的长河中难觅踪影。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联合澎湃新闻市政厅特邀城市考古创始人徐明和上海史独立研究人阿松共同设计漫步路线,找寻大生产时代遗留至今的风物景观和独特记忆。漫步结束后,特邀嘉宾西交利物浦大学建筑学教授董一平将以“‘遗产化’的多元路径”为主题,就工业遗产的何去何从展开分享及讨论。

关于漫步

行走点位:上海冶金矿山机械厂(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所在地)、上海第一石油机械厂(现电气文通709媒体园区)、上海鼓风机厂、仁守庵、联义山庄遗址(阮玲玉曾经的安息之所)
集合时间:2019年6月22日 周六 15:00
集合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一楼前台处(静安区汶水路210号)
行走时间:1.5h
行走距离:3km
人数:25(名额有限如无法前来,请提前三天告知以把机会留给其他人)

本次漫步的起点和终点都落在原上海冶金矿山机械厂旧址,即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所在地。上海冶金矿山机械厂作为工业文化遗产遗迹,厂区内保留着集中成片的、空间格局和街区景观完整的工业生产厂区,其内部建筑大多已建成三十年(绝大部分建于1980年前),现存的风貌真实地容纳了建造工业时代的人们的工作内容以及生活方式,是重要的城市产业发展变迁的见证,也是物化了的人类工业文化。
宝贵的工业遗产价值不会随着时代的转变而消亡。简单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都是通向过去的时间通道,记载着一个时代的风貌和一代人的生活奋斗史。

  • 车间里的“安全生产霓虹灯”

  • 园区内保留的冶金矿山机械厂时代的定制版窨井盖

  • 指挥厂区内部交通的信号灯与高音喇叭

  • 80年代装饰风格的告示栏将会继续作为告示栏被使用

电气文通709媒体园(原上海第一石油机械厂),园区内唯一保留下来的是当年的大型工业用水塔。

漫步经过的第二处点位是原上海第一石油机械厂,因着时代的颠簸有着极其丰富的变迁。先是被日军占用,生产军用器械;后由英商收管经营,生产纺织机械零部件;在1953年才被收为国编,生产用于石油开采的三牙轮钻头。
该厂在当年取得了美国石油学会(API)允许使用API会标的许可证,成为我国第一家、全世界第九家得到此金标的工厂。

石油机械厂附近还隐藏着一座鲜为人知的仁守庵,这座推测远在工业区建立的自然村落时代就已存在,但这座并不开放的庙宇的身世将会是一个永远的谜团。

上海鼓风机厂厂房外墙上的巨型墙绘

本次漫步,还将走近唯一不作为遗迹出现的,仍在生产一线战斗着的上海鼓风机厂,以及默片时代的著名影星阮玲玉的安葬地:联义山庄,在漫步的过程中,细数历史的延伸和承载,亲身体验昔日彭浦的今朝风情,找寻当下和过去对话的最佳方式。

 

参考资料:《上海市闸北区地名志》,上海:百家出版社,1989年8月版。

关于对谈

主题:都市乡愁的“老槐树”----工业构筑物价值认知思考
开始时间:2019年6月22日 周六 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多媒体互动室
人数:不限

工业建筑遗产或属于“无意为之“的文物,建造之初,并未考虑长久保存与文化意义的流传。但在长期使用之后,由于观念转变,其中一些结构与建筑成为被欣赏的对象。工业遗存尽管在法律层面尚未得到相应的承认,但是当这些建筑与结构在人们的观念里一旦被认为是值得保存的东西,就会逐步成为工业建筑遗产。而在具体的遗产化过程中,工业遗存也面临着多重主体的价值认知与多层面的价值判断。

关于嘉宾

徐明

马路记者,城市文化深度探索者,国军抗战军人之后,人权主义者。擅长挖掘市井故事,从小人物的命运投射历史的变迁与时代的起伏。
独立纪实摄影师,5年日本文化记者经验,从事上海市井文化采写超过4年时间,曾出版摄影采访集《百人一语》。

董一平

工学博士,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专业,现任西交利物浦大学建筑系 副教授。主要从事近代建筑史、建筑遗产保护研究,工业建筑遗产的理论与实践、中外建筑文化交流与语境转换、历史建筑适应性再利用等领域,现为中国建筑学会城乡建成遗产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工业建筑遗产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文物学会工业遗产委员会会员、ACHS常务理事,TICCIH会员。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