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No.74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桑

诗人

冯晏

冯晏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冯晏
策划:王寅
主持:夏可君
时间:2021年06月12日 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交通:地铁1号线汶水路站3号口出

友情提醒:为确保公共卫生安全,活动需实名制预约参加,请携带有效证件至美术馆排队入场。请配合工作人员消毒及体温检测,并在前台登记信息。活动全程须佩戴口罩,如发现发热、咳嗽、气促现象等,谢绝参加。请提前15分钟签到。

冯晏是当代女性写作中个性显豁的代表性诗人之一,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诗歌写作,她始终坚持着新诗语言实验及自我精神探索,在自我否定中不断前进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激情。她的诗具有罕见的思辨性,锋利、睿智、爽朗、筋骨铮铮,却鲜活、饱满、多汁,甚至不乏轻盈。冯晏认为,在信息嘈杂心灵被阻隔的时代,诗歌创作要离开一个又一个语言或语感的故乡,在变化创新中突破时代。她混合了俯视目光和仰视眼神的观察角度,为其带来高傲到不屑于去死和谦卑到与万物同列的诗歌品格,在乱象横生的当代诗坛具有警示意义。

诗歌选读

乏味如扇子扇动

空气静谧,强光抹去房屋,街道,
一只流浪猫退出台阶。
城市退出移动,
绿色还未返回被季节抽空的树,
被风吹低的草。
昆虫翅膀在水雾里钻孔,
乏味如扇子扇动。
听力越来越密,从沙沙声退出。
音频重复着加快,
逐渐突破细胞壁、皮肤,
远与近连成一片。
江畔退出流水声,
脚步如悬空。
车辆退出发动机轰鸣,
轮毂如悬空。
心脏退出咚咚敲门声,
活着如悬空。
一条船在午后慢慢飘,
沿着冥想的万物倾斜,退出定位。
一直为抵御消极在屋顶修复视觉的手,
退出祷告。

雪花飘了一夜

白色让冬季从右侧脸颊的冰凉开始苏醒,
一条缝合裂痕的拉链
——足迹迎向光,
我舔过冰雪中的玻璃、护栏和铁板,
白霜撕裂过舌尖。
一刹那,空气折断。
岩壁和枯枝被埋进低垂的水的固态。
总是有击退静谧的上万种守候,
被指尖弹起。
逃出冥想无人区,镜中有新月落下。
我的缺席总是让冬季更接近于自我,
并发现爱着。
失眠,存在感所针对的消融,从未停止,
雪花飘了一夜。
老科恩幽深而苍凉的《蓝雨衣》飘了一夜。

现象学

口罩把满天繁星背后虚构的嘴唇
捂得更严,空气除了穿过防护墙找到爆破音
还穿过疑虑,找到一根可以逃出乏味
向空间攀岩的绳子或藤蔓,你由此紧握的手
并不是愤懑而是要抓到新鲜感
你怀念他并不是因曾经赶路,披星戴月
而是一个人影在心脏上长期发热
你在记忆上来回迁徙像一群野马之一
存在哲学在无序的某一刻与面包,牛奶
和几粒胶囊构成你身体的一致性
从发麻恢复过来的指尖你庆幸又熬过了
疫情时代的其中一晚
日出对于活着就是再次拧干
湿毛巾上的水,你被蒸汽推进梦的更深一层
被蛇形河流,入海口急促呼吸的红兽环绕
无法挣脱,被少年拖回去潜水
浪花露出牙齿并不是世界在某处笑
你所到之处不断在时间里变形,搅动着体内

阿赫玛托娃的厨房

你故居的墙壁,列宁格勒
应该倒挂,向你致歉
阳光与记忆在此仿佛仇人
厨房,犹如一枚书签夹在暗处
炉子上的油渍略有幸存
米香已散尽,器皿早已失音
指纹和唇印,你的真影像
已进入墙体。豆绿色涂料内部
水流微颤,月亮重升
木门左侧,一枚黄色铜盘的
磨损之光犹如落日
铁锅上几道划痕,问号般黏着
一首《安魂曲》,曲中每一个字符都有沦陷的
涅瓦河,深渊,以及面包
一只磨砂陶碗,裂纹延伸至
血液浸入的陶土,
你亲近过的器皿,都与安逸相背
地板,你的沙漠骆驼,
一度驮着粮仓和五音,留恋的不仅是生
煎蛋器,三枚月亮陷入黑色铁盘
早餐,两个兰花瓷碟
在木柜上展翅,其中一个
是儿子所用吗?时间磨黑的柜面
露出了逃亡的木头
烟灰缸、盐罐、捣蒜棒
曾被变亮过的暗处还存在多少
犯错的监狱关押着对的人,痛的心
那个身穿白色瓷砖的老式炉灶
黑色铁门锁住的火焰犹如现实
生活压沉了你的一首诗、一个词
你在时间上死去,词语下活着
每晚,星光从窗口探进厨房
几件餐具底部的黑点
掩盖着一些事。你何止不快
墓碑伫立在监狱旁
曾经排队300小时探望的人
已被处决。长队依然排在风雪中

好久不见

隔着尘埃隔着噪音,我的手摸到空瞬间抽回来
感官是随时可以挥发掉的
抹去也是一种惊吓,像一团雾
隐于脑中的一条由山路变成蟒蛇的弯曲度
梦正骑着它,骑着象征性
人类所熟悉的想象力
通过我泄露于文字内的演算法则
隐喻住进我身体的壳内,逐渐达到沉默的个性化
继续吧,忽略掉四肢轮胎般被磨损的疲惫
守护一种细腻感,就像无意义对于活着
对于每一个被解构的词,去重建意识
为了离开一个悲哀,跳进另一个,为了过程
五官的清晰度以及给万物命名什么的
这些都不重要了
睡在荒野,细胞记忆里那一段,笔记里不必有
不必有愤怒,就像区别生活和活着
不必有诗意就像我努力雕刻但并不期许
从被网住的鲟鱼我认出人类,后事不属于
方法论,只是时间被取消了
此刻,我还属于300度远视里的旁观者
一个视觉纤夫,目光拉着陈年重物
佛龛供品边,一枚海螺壳风干一片海底
我听到虚无主义的涛声又壮大了
昨天诗会我收到飞廉一本诗集《不可有悲哀》
不知他是不是想抹掉萨冈的《忧郁,你好》
抹去轻音乐,单簧管,现实主义过去式

诗人自述

冯晏在哈尔滨大剧院读诗,拍摄于2017年

诗歌写作,一路上都面临着解决难度。一些曾经一闪而过的创作意象,你没能抓住,就说明你在观念中还没有意识到它存在的价值。的确,许多你不知道的有价值的观念和现象,即使来了,你也会“视而不见”。因为,你的思维还没有能力帮助你达到认识一些更高级事物的可能。随着对时间和空间认识所积累的经验,你会发现,还有一些“见而不视”的事物,犹如生命现象的超现实,把你带入感知的记忆积累、放大好奇的迷雾之中。这时,作为一名诗人,你至少相信词语的更多可能性,并预感到:在你和一个宽阔的场域之间有一道心中迷墙。你的欣慰甚至只是为感到了这个迷墙的存在,宁愿把思维一向侧重的透彻和清晰被置于幕后,你甚至为在迷雾中迎来一点点光辉的可能性甘愿付出最多时间。写作,为破解词语所蕴含的最小粒子的突变与体力较劲。你的脑细胞宁愿在写作中围绕词语和发生学之间出现的奇迹燃尽所能,也不愿在平实中期待那种离开观念,终于在熟知中又找到一个新的亮点,来考验语言不会落后的坚韧性。或许这些都是由危机感所促成的。
如果一个人写诗几十年没有间断过,一路上所需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我认为就是观念。观念本身是用来超越生命和时代的。写诗,只有在观念中才可以达到越过日常思维,给你的生命感觉粘上一幅天使的飞翔翅膀。语言是在创意中进化的,这是艺术的使命。而艺术观念从思想中诞生出来时,作为一个诗人,你有可能还不知道思想对于一个诗人,在一首诗的创作中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因为,一首好诗其中一点就是怎样把思想隐藏好。写作中,思想更多的是用来帮助一个诗人,在选择和使用词语时,能够更好地达到准确和透彻。当然,并不仅在这一方面。诗歌创作应该是最直接深入精神核心的语言表达。一首诗和一个诗人的素养是一个整体,就像拉康镜象学中所研究的魔幻和被植入魔幻的人是一个整体一样。诗的创作是发生学上所涉及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结合体,既需要经验,又需要意象起源的实证性。

冯晏诗集

通常在一首诗的创作中,诗人对词语、意象、节奏、语感、格调、潜意识、提炼词语的生活视角、语言的技艺等等所寄予的期待,在一个成熟诗人的经验中已经成为常态。对历史而言,当下可以说是光速的信息时代,精典也已经不再是秘密。在写作中,当你突然发现你所寻求突破的难题,竟然以不声不响的速度,早已成为了当代艺术的常识问题时,你会再次感受到面临什么叫真正茫然的那种尴尬。如果,一个诗人在观念上没有站在时代的最前沿来思考突破,被视野狭窄所限,那么,发现的真理就有可能不准确,你的自认为在创造上的突破就可能依然迷失在一个常识问题上而引来清晰者的担忧。是的,全世界都在寻找精神世界进化的方法,那么,真正找到的,或许一定不能越过科学对宇宙的最新成果所提供给人文科学的思维依据这一线索。精神的高点是无法越过某些跨学科之后的巧妙融汇,在写作中,哪怕获得的仅是一点点意象的实证。

2018年拍摄于布拉格卡夫卡博物馆

当一个诗人在“人不是世界中心”这一观点面前迟疑的时候,你的诗歌写作有可能又站在了一个新视觉面前,在这里,你可能重新体验了“真理是无形的”这句话。你甚至希望看到一个诗人成为了一个“神圣的无知者”。爱恩斯坦说过:“我们懂物理的人都知道,过去、现在和将来之间的区别不过只是顽固的幻觉。”由此看来,再大的常识也会有人研究去突破它。
一个诗人,当面对一个新观念进行创作尝试时,你或许会又真正体验一次空的感觉。首先是无法表速的词语的空。脱胎换骨,就意味着你放弃了从前,新家园的建立所需要的各种饰品你还没有搬进室内,即使搬进来,怎么摆设,既需要你传统的功底,又需要你面对全新思考的超验尝试。时间沉积下来的那些亲切的词汇表们,仿佛都是新出生的蝌蚪,你的掌控能力需要神性。

“诗歌来到美术馆”声音招募

 

· 投稿时间:即日起至2021年06月10日 24:00前

· 朗读文本:冯晏的相关诗歌作品(“诗歌来到美术馆”第七十四期诗人)

· 参与方式

1. 发送你的音频文件邮件mspe@minshengart.com(可配背景音乐)

2. 备注您的姓名、联系方式以及是否可参加本次诗歌朗读交流会现场

三位优秀朗读者将获赠冯晏签名诗集《镜像》。

* 最终解释权归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所有。

《镜像》

著:冯晏
出版社:商务印书局
出版时间:2016年

这部诗集收录了冯晏近10年创作的近50首诗。这些诗歌写作手法庞杂而丰富,既有叙事与抒情相互融汇的,也有分别的浪漫主义、表现主义、超现实的写作探索和对诗歌语言的实验性深入。诗集中,诗人将自己的阅历和学养中所提炼出来生活真理、都市元素、哲学思想、宇宙观都深入浅出地镶嵌在词语的意象里,构成了精神现象中独特的创造性语言景观。诗集还附录了诗人近年来围绕诗歌创作所发表的思想随笔以及有关文论和访谈文章,便于读者更好地了解诗人的创作思维,在阅读时形成一种互动的默契。

诗人

冯晏

当代诗人,随笔作家。80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出版诗集《冯晏抒情诗选》《原野的秘密》《看不见的真》《纷繁的秩序》《冯晏的诗》《镜像》(被评为商务印书馆2016冬季十大好书)《碰到物体上的光》《刺穿冰层抵达水》等。以及学术交流诗丛诗集《与从前有关》《边界线》《小月亮》《意念蝴蝶》《焦虑像一列夜行火车》。先后获《芳草》汉语诗歌双年十佳诗人、《十月》诗歌奖、第二届“长江文艺·完美(中国)文学奖”、首届苏曼殊诗歌奖、首届中国长诗奖、第十二届澳门文学奖散文一等奖等。入选首届中国优秀诗人作品专题研讨会“冯晏诗歌研讨会——“词语无边界”。诗歌作品被翻译为英、日、俄瑞典等多种文字。多年来已来深入世界数十个国家旅行、写作,应邀出席国内外多种诗歌节、以及诗歌学术活动、演讲、朗诵等。

主持人

胡桑

诗人、译者、学者,浙江德清人,同济大学哲学博士,德国波恩大学访问学者,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著诗集《赋形者》、诗论集《隔渊望着人们》,译有洛威尔、奥登、米沃什、辛波斯卡等人诗集和随笔集,现任教于同济大学中文系。

策划人

王寅




诗人、作家、摄影师。出版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等著作多种,先后获得江南诗歌奖、东荡子诗歌奖等多个诗歌奖。作品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并在海外出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