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No.73】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韩博

诗人

蒋浩

蒋浩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蒋浩
策划:王寅
主持:韩博
时间:2021年05月15日 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交通:地铁1号线汶水路站3号口出

友情提醒:为确保公共卫生安全,活动需实名制预约参加,请携带有效证件至美术馆排队入场。请配合工作人员消毒及体温检测,并在前台登记信息。活动全程须佩戴口罩,如发现发热、咳嗽、气促现象等,谢绝参加。请提前15分钟签到。

作为当今诗坛重要的诗人,蒋浩试图融合传统与现代之间诗歌的裂变,他认为诗是一个时代的语言中最有活力的部分,也可能是时代语言最为经典的提炼和书写,诗歌使人类精神活动更加细腻微妙。对蒋浩而言,写作更类似于一种空间配置的艺术,他用斑驳陆离人间的镜像,重现着现代人的心灵生活,从琐屑的日常经验中,还原出中国古典诗歌精神,“不断在新诗中烹调出古意”。

诗歌选读

即兴


近来,雨都尽来。
差不多每天都要下上一下。
这一次,雨声真的吵醒了我?
还好,摸到枕头和竹席,
我知道的我似乎还睡在室内。
可窗外与屋里一样黑呵!
可那不大的雨点还在路灯下提腰散步,
有时也猫身缠上些平韵的椰叶,
仄仄地往下滴水。
闪电把对面这座楼又搬到了对面,
须臾,又窜至林边掘出两鼓水塘。
昨晚,我还去那里深坐至无聊?
可昨晚也下这样的雨,我
还记得我还没醒呢?

2002年6月12日,海甸岛

乙酉秋与吴勇河心岛饮茶观鹭一下午

一半锦江停住像湖,一半翅膀像湖在动,
三三两两的,半日闲偷不来半日现。
清晰薄雾清洗我的手指饮菊花以谢,
你的竹叶青在玻杯里展开揉碎的柳堤。
远处九眼桥,此地望江楼,无观联;
照耀岛屿的光不来自偏爱,来自反光。
你是你,我仿佛是你,心多出一个你,
那里缺失的两只并不是这里多出的。
翅膀剪开旧浪像要解释一封信如何
用西岭千秋雪写成?河流展示一面壁,
临摹出俯身的曲颈竟然是一把古琴
抽芽的两枝。滑翔太美了!应对入滑稽。

2005年11月9日,成都;12月2日,乌鲁木齐

那等村果园

光太烈,笼统果园不修边幅,
看不出究竟和方圆。
热风震荡着石榴的枝叶,
捕蚊灯的玻璃罩里的积尘荡开一些,
蚊子的遗骸,清晰得
像从旧报纸上剪下的偏旁。
我喜欢木瓜树叶腋下藏着的白花,
花芯的丝蕊顶端结着黄色的小绒球,
吹熄了,
也不袅娜到花瓣外。
只是借麻雀那么琼琚的一声,
了却了其中的因缘。
菠萝蜜树下杂草杂灌木,漫到沟边,
形成起伏的樊篱,
又被灰白的岔路一笔带过。
芒果树忙着在旁边围出一个水塘,
引本草气来稀释本土气,
涟漪扩散到握紧的杯子里。
我朝北穿过园子,
看到不远处裸出的沙坡,
夹杂着些许正在裂开的碎石,
才想起这里数年前也可能是一片荒地,
那时的蚊子也可能比刚才的鸟还大,
那时的人们管鸟叫天空之花。
他们看自己和别人都像看一些树,
随便地从身上摘果子吃,
吐核如吐痰。

2014年2月10日,海口

注:那等村,海南省东方市八所镇所辖。

蓝色自行车
(给马雁)

你把自行车放在厨房里,
自行去了上海,
自行走了。
你蹭饭,
还老说我做的不好吃,
特地把辣椒从成都带到沙峪口。
什么东西里总要有点辣才对头。
四川人喜欢在雅正的细节中添加
一些邪乎的刺激。
比如对花椒的钟爱,
那种瘫痪全身的麻却被他们用来疏通全身,
还大喊不够痛快。
当然,你固执地往锅里碗里添辣加麻,
你还不是辣妹,
永远也不像是。
但精神上似乎遇到了大麻烦。
如果那就是精神,
我宁愿说那是过于认真的任性。
瞧,鲁迅盖起了药堂。
好在好的烹饪绝不是捧人棒人,
你不挑剔食物,
只纠偏味道。
显然你也很喜欢这周边果园里各种水果中
简单朴素的天赋:
不是酸,就是甜。
绝对不麻不辣。
你介意的只是一日三餐
我们自己能创造和创造出的滋味。
有时,是味道引起了反胃,
进一步提炼了反思。
记得我们在小南庄认识不久,
你就说你一直困惑一个问题:
“我为什么是一个回族?”
我当时笑笑,说:
“你姓马呀!”
至少马和自行车都是交通工具。
而且,马还很有可能是自行车的前身。
你为了纠正我,
从成都买了本《古文字诂林》。
寄到海南时,
我却自行去了新疆。
那时我已换了好几辆自行车,
每一辆最后都被偷了。
只有回到沙峪口,
我从不敢在城里骑车的妻子
还会和我在乡村公路上骑着她
到八公里外的上苑看我们的朋友。
有一次秋夜回来,
在引水渠边掉了链子。
我们推着瘪胎的车顶着肿胀的星光,
走了两小时回到艺术馆。
第二天,我妻子说她有梦中得句:
“数完天上的归鸦,
都是些琐碎的话。”

2016年9月23日,海口

注:马雁(1979-2010),四川成都人。遗作有《马雁诗集》(冷霜编)和《马雁散文集》(秦晓宇编)。

Anchorage

海南的雨在纽约稍作徘徊,
凭空气之实空运到伯灵顿时,
揉皱的夜色如手纸,
在机场蹀躞展开。

黑出租车黑司机黑手举着白纸:
本地拼写的拉面状拉风口音,
消解了横平竖直的汉语性。
陌生造就的亲切,围拢过来。
十分钟不到,Anchorage大堂上
铜锚壁挂,像从海口湾扔过来的
钥匙,转动锁孔般冗长的楼道,
来打开睡眠簇拥的海洋之心。
我取了杯咖啡。看见侧边的
室内小泳池,有个人在游泳。
手里汉堡肥得像比基尼的屁股。
池中物和天下雨本是同宗。
我饿了。倒时差倒出了温差。
空调整夜响,为了保持同样的冷,
裹紧毛毯胜于钻进保温杯。
得罪了!梦还是中国的。
天亮时,一只略像戴胜的鸟,
不断飞过鸣声形成的回纹波,
停进窗边海棠的大树冠,
像路灯熄灭在胸罩里。

2017年9月4日,The Jams MerrillStudio, VSC

注:Anchorage,佛蒙特州伯灵顿机场附近的旅馆。

诗人自述

方言:诗是所有方言的一个特殊存在

2015年

太初有言:方言。

可以确凿无疑的是:任何语言的极致都倾向于一种自我恋爱的单向度方言。
如沉默所示:沉默是方言中最神秘的部分。
最大的悲哀就是:我们只能使用一种已知的语言并在这种语言中悲哀。但悲哀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悲哀一直在寻求关于她的最确切的语言。
诗歌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种方言中的方言:永远被少数人在使用中发明,不是为了最高虚构,而是源于基本存在。她的秘密藏在日常生活赋予她无处不在的粗粝和黯淡中。
虚构是一种还原。但有时候展现的却是一种语言的现实。
只有一个障碍:语言。
交流使用语言,但语言阻止交流。
文学证明了想象力是一种万有引力。
无论是表面的,还是内在的,追求深刻不如沉默于神秘。

丽江木府与马骅别,2003年2月

那些持久的、终其一生的追求和建构,只是为了瞬间的停顿和崩溃。尽管有无数个这样的瞬间,但没有一个瞬间看起来是在真正启示下一个瞬间。
使用什么样的语言不仅决定了你看待世界的方式,而且影响了世界对待你的方式。你使用的语言,决定了你之所在。
的确存在着一个只有语言而没有你的世界,虽然语言可能言说的是你,而不是世界。由你构成的世界和由语言构成的世界相互平行于一个巨大的黑洞中。
我希望单词在句子中是语言之摆而非语言之根。相应地,这个孕育着单词的句子像是一根丰满而富于弹性的根,蜿蜒地蓄满了引力。
诗不是思想,不贡献完整而清晰的认知。它顶多是在用一种不可能的方式讨论不可能,所以好诗每一次看起来都是那么恰如其分,却又像是从未见过。
时光流逝,词会变老。我们辨认着她的形状,眼睛也在变混浊;我们念读着她的音韵,嘴巴也在变空洞。但是我们仍然相信她表达的最古老的感情只是此时此刻的重逢。
我们不应盲从词的自性。我们应该看看她在这个句子里是导演还是演员。而那些称得上佳句的也并非全是词语的自编自导,有时他们是以一个观看者在呈现出最佳的观看之道时顺便为自己画了一个美妙的轮廓。

海口褶子,2021年5月6日,曾婉遒摄

为隐喻而存在,就是为词而发明一个词。

如果为句子发明一个句子,那就是诗。如果为诗发明一首诗,那就是引文。
引文像一只青蛙:跳跃时,可爱极了;静止时,却又有些可怕。
蝴蝶的翅膀简直就是它风帆般轻盈的肉身,蜻蜓的翅膀才是它肉身两侧逸出的双桨。
词不仅仅为隐喻而存在,它构成语法。在你我之间传递的,是一个语法维系的词语竞技场。
对“表面的深刻”和“表面就是深刻”的最深刻的区别就是能认识到深刻本身只是一个引向无限深刻的最广阔最肤浅的诱因。
水烧开了,水壶盖上的鸣笛正发出伟大的吹嘘声。
有时,我们会突然停顿下来,甚至闭上眼睛,只是为了印证眼见的空白和想象的空白其实是同一片空白。
我在一张照片中的幼儿园小朋友的脸上突然看到了一个油腻中年人发胖的、松弛的、慵懒的、蛮横的神情。这既是幻觉,也是未来。我没有继续看别人,也没有用镜子看自己。
在抵抗和冷漠炼就的绝望下写作合适于把诗歌推向一种崭新的热烈。
语言信任了你,意味着你可以不必遵从你自己的心灵而只服务于语言的肉体。
一个绝妙、凝练的句子出现在散文中和出现在诗歌里,效果显然是不同的。有可能这篇散文仅仅是因为阐释孕育了这个句子的这首诗而存在,这首诗却不完全因为拥有这个句子而存在,这个句子也不完全是因为这首诗而存在,她可以是诗中之诗。她提炼了她自身。

本文摘选自《天涯》2019年第1期
蒋浩《方言》:诗是所有方言中的一个特殊的存在

“诗歌来到美术馆”声音招募

· 投稿时间:即日起至2021年05月13日 24:00前
· 朗读文本:蒋浩的相关诗歌作品(“诗歌来到美术馆”第七十三期诗人)

· 参与方式
1. 发送你的音频文件邮件mspe@minshengart.com(可配背景音乐)
2. 备注您的姓名、联系方式以及是否可参加本次诗歌朗读交流会现场
三位优秀朗读者将获赠蒋浩签名诗集《游仙诗·自然史》。
* 最终解释权归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所有。

《游仙诗·自然史》

著:蒋浩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

蒋浩是卓有成就的中青年诗人,此诗集以第二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一等奖长诗《游仙诗》为主体,精选了《自然史》等诗人近年写作的部分诗歌,该诗集以第二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一等奖长诗《游仙诗》为主体,精选了《自然史》等诗人近年写作的部分诗歌,用诗人评论家姜涛的话说,“写作对蒋浩而言,更类似于一种空间配置的艺术,在各类词语、意象、经验的组织转换上,他用心良苦,又能出神入化。”蒋浩或写人记事,或感时抒怀,或游走风景,或静观自我,他不仅像传统游仙诗人那样于自然世界中驰骋想象,更将他的游仙之域拓展到与古老仙乡大相径庭的当代琐碎日常生活中,无不透露出诗人对当代生活的深刻契入和向汉语传统致敬的超越境界。 

诗人

蒋浩

1971年3月生于重庆潼南。先后在成都、北京、海南和乌鲁木齐等地做过报刊编辑、记者、图书装帧设计等工作。编辑《新诗》丛刊。著有随笔集《恐惧的断片》(2003)、《似是而非》(2019),诗集《修辞》(2005)《缘木求鱼》(2010)《唯物》(2013)《游仙诗·自然史》(2016)等。诗作被译成英、德、法等多种文字。应邀参加过中国文学节(瑞士,2009),第37届英法诗歌节(巴黎,2014)。曾获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2014)、美国亨利·鲁斯基金会中国诗歌翻译奖(VSC,2016)、苏轼诗歌奖(2019)等。现居海南。

主持人

韩博

诗人,艺术家,小说家,戏剧编剧,旅行作家,策展人,毕业于复旦大学,美国爱荷华大学荣誉作家。出版有中文诗集《借深心》、《飞去来寺》等,英文诗集《中东铁路》,俄文诗集《结绳宴会》,德文诗集《中国盒子》(合集),长篇小说《三室两厅》,以及《与酒神同行》、《涂鸦与圣像》等七本旅行文学作品。曾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法国巴黎英法诗歌节、德国柏林国际诗歌节、俄罗斯国际“莫斯科诗人双年展”等。2019年策划诗歌电影短片《哀歌》,入围2020年柏林斑马诗歌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上海当代艺术馆个展《在“三室两厅”如何喝光海水?》。

 

策划人

王寅



诗人、作家、摄影师。出版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等著作多种,先后获得江南诗歌奖、东荡子诗歌奖等多个诗歌奖。作品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并在海外出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