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No.60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

高桥睦郎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高桥睦郎
策划:王寅
主持:胡续冬
现场翻译:田原
时间:2019年9月13日周五 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静安区汶水路210号静安新业坊 3号楼)
交通:地铁1号线汶水路站3号口出

『诗歌来到美术馆』作为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自2012年开启并培育至今的“诗歌+艺术”交流项目,在过去的6年间,伴随美术馆的成长足迹,由长宁、浦东一路前行,2019年落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新场馆静安新业坊。在这一保留着完整工业遗存风貌的美术馆空间内,我们将持续邀请更多不同语言、背景、创作风格的成名诗人以及年轻诗人来到美术馆,构建更鲜活、更多元的诗歌艺术现场和对话现场,与当代生活和当代诗歌形成链接和对话。在这里,“诗歌一定会不期而至,隐藏在文字里,潜伏在语言中”(谷川俊太郎),并继续“让每个诗人、艺术家和听众们驻留,在想象中留下无限的可能性”(北岛)。

第60期活动将邀请诗人高桥睦郎再次来到美术馆,高桥睦郎是日本当代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诗人,日本现代文学巨擘三岛由纪夫和谷川俊太郎都为其诗歌写序。他用自己的创作行动,缓和了日本现代诗与古典传统诗歌断绝血缘的“隔阂”和对峙的“紧张关系”。他的诗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进行了有意义的尝试,为现代诗新的写作方法和新的诗歌秩序提供了可能。其整体诗风稳健、机智、厚重,并带有一定的悲剧意识。在战后日本现代诗中独树一帜。

诗歌选读

找井

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井
它在泥炭的连绵山丘上旅行
是被告知散发枯草味的智慧语言
被引导的井是山丘脚下的坑洼
取下竖起的井盖
就能看见颤抖的泥炭色浅水
我想起远方自家后院那口被遗忘的老井
盖着盖子仍有油花漂浮
回去后我必须去淘净那口井
不如说在淘井之前先找到
我自己心里的那口井
我想起比覆盖了自家井盖的落叶
更严重的内心怠惰的堆积
沉积在瓮中的泥炭之井澄清的水
宛若从阴云密布的天空裂缝窥见的天空
极度清澄,令舌头和喉咙欣喜



由面包、鱼与酒的形象组成的我

就像撕开面包,无论撕成几块
面包都还是面包一样
无论撕成几块
我的脸还能是脸吗?

就像剖开鱼,无论剖成几片
鱼都还是鱼一样
无论剖成几片
我的心脏还能是心脏吗?

就像斟上酒,无论斟成几杯
酒都还是酒一样
无论斟成几份
我的血还能是血吗?

就像那份爱,无论碎成几块
爱都还是爱一样
无论碎成几块
我还能是我自己吗?

凋落

年轻的众神
在通往神秘的低处炸裂
天空为恐怖的地鸣而震惊
紧接着面色苍白

暗暗闪烁的血发出轻柔的声响
流淌过大地的褶皱
撑起阴沉无力的天
冲洗树木裸露的根毛

一切都开始燃烧
草、土、水、空气
然后与失明的风一起

跟死亡订婚的人
一边尖声狂叫,一边在空中
奔跑


荣光

总有一天——再无法承受荣光之重的头颅
会像埋下的地雷一样爆炸
抱着淌血燃烧的脑袋
我会倒在地上吧

为了那傲慢的悲伤
上天从风刮得哗哗响的黑色悲哀上
睁开通红湿润的眼
呼唤大地的深渊吧

轰鸣着
自原初的混沌回归的大地
片刻,无声的瘴气升起

但,被闪烁的泪珠装点的那个年轻人
终会朝向苍穹悲剧性地站起吧
拂晓时分,所有棕榈树都会聚集于天之门,一同抖动


致少年

少年啊!太阳落山时,眼神平静
温顺的野兽就会陆续出来
你是藏在树荫里的饮水场

葱郁的草披靡,太阳在原野的尽头燃烧着坠落
即使饱含凉爽和夜露的风扰乱你的叶丛
也不过是预感

享用旋涡状的夜
狂暴中独伫的树木
还在你的暗处继续沉睡


CHRISTOPHER

等一等
黑暗的智慧说
要忍耐
——总有一天

没错,总有一天,你疯狂的脑中
会有光明的手指降临
你的苦恼将得以救赎
将有孩童向你走来

孩童抱住我
拥我在怀,攀爬
孩童很大,裹住我
不知不觉间,我才是孩童

远方海光波动
腐烂的盐
一串串落下时,颤抖成彩虹色的泪珠



——向着高处
那时,爱会让
空气中一千座寺院的钟之舌
同时震动


假装旅客的我

我总戴着流浪者的宽檐帽
带着梣木手杖,披一件古希腊长衣
赤足站在太阳照射的街道上
街道正是我面前的街道
我被禁止回头
因为我因污秽的血被故乡永远流放
可是,村口伫立着几根聚集晚霞鸟群的柱子
一根根柱子上挂着一个个血淋淋的头颅
一个个血淋淋的头颅正是我的头颅
因为,我访问村落的我是可怕的访客
我会给和平的日常带来血腥
所以我作为无头人穿过杳无人迹的村落
穿行时,还戴着宽檐帽
村落的前方,还会有新的晚霞村落吧
新的村口,还会挂着新的我的那些头颅吧
为了与自己那些血淋淋的头颅相遇,我必须前行
充满血腥的我的步履,即为道路




车水马龙的道路正中央
粗大的榉树耸立,遮出一片树荫
来往的车辆都减速,拐弯绕行
是哪年夏天呢?我坐着谁的车造访了谁的家
我虽然想不起开车的人和造访的人家
但粗细均匀的树和繁茂的叶片却一年比一年鲜明
那个无脸的人,转动着方向盘告诉我
树是修路时舍不得砍掉才留下的
人每每遇到挡住去路的东西
常常会砍倒、踩过并超越
但仍有绝不会倒下,必须迂回绕过的东西
记忆中无脸的人这么说着,转动方向盘
经过后,透过车窗对着树仰望



兄弟

内心狂暴的天空下
像原始人一样相拥的兄弟
有着泥土色的沉睡
有着跌落后苍白的脸颊
鲜红的晚霞中他们失去家园
他们的血统像废弃的运河般作祟
他们曾滚烫的血,现在却冰冷地
淌过地底

远方夕阳西下的山丘上,终于
兄弟俩是朝向天空抖动数千枚叶子的
两株没有光泽的栎树吧

从广袤天空疯狂的灵魂开始倾倒
闪电的光柱把遥远山谷间的小小村落
照得惨白时

诗人

高桥睦郎

高桥睦郎(Takahashi Mutsuo,1937~)日本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和批评家。生于福冈县北九州市,毕业于福冈教育大学文学部。从少年时代开始同时创作短歌、俳句和现代诗。21岁出版的处女诗集《米诺托,我的公牛》为14岁至21岁创作的现代诗作品集。之后,相继出版有诗集和诗选集37部,短歌俳句集11部,长篇小说3部,舞台剧本4部,随笔和评论集30部等。其中除部分作品被翻译成各种文字外,分别在美国、丹麦、英国、爱尔兰、中国等国家出版有外语版诗选集。2000年,因涉猎多种创作领域和在文艺创作上做出的突出贡献,被授予紫绶褒章勋章。诗人至今获过许多重要文学奖:读卖文学奖、高见顺诗歌奖、鲇川信夫诗歌奖、俳句四季大奖、蛇笏俳句奖等。2017年被选为日本艺术院院士,并被授予文化功劳奖。

主持人



诗人、学者、译者,1991-2002年间求学于北京大学,现执教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

策划人

王寅



诗人、作家、摄影师、“诗歌来到美术馆”策划人。出版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等著作多种,先后获得江南诗歌奖、东荡子诗歌奖等多个诗歌奖。作品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并在海外出版。

现场翻译

田原

田原,旅日诗人、日本文学博士、翻译家,现任教于日本城西国际大学。先后出版有《田原诗选》、《梦蛇》等五本诗集。作品先后被翻译成英、德、西班牙、法、意、土耳其、阿拉伯、芬兰、葡萄牙语等十多种语言,出版有英语、韩语和蒙古语版诗选集。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