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No.59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

孙磊

孙磊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孙磊
主持:胡续冬
策划:王寅
时间:2019年8月10日
周六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静安区汶水路210号静安新业坊 3号楼)
交通:地铁1号线汶水路站3号口出

『诗歌来到美术馆』作为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自2012年开启并培育至今的“诗歌+艺术”交流项目,在过去的6年间,伴随美术馆的成长足迹,由长宁、浦东一路前行,2019年落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新场馆静安新业坊。在这一保留着完整工业遗存风貌的美术馆空间内,我们将持续邀请更多不同语言、背景、创作风格的成名诗人以及年轻诗人来到美术馆,构建更鲜活、更多元的诗歌艺术现场和对话现场,与当代生活和当代诗歌形成链接和对话。

第59期活动将邀请诗人、艺术家孙磊来到美术馆,在多年的艺术历程中,他一直是一个不断转换方式的尝试者,尽可能地保持专业性,又尽可能地去广泛获得各种经验。这两个领域在他身上往往相对独立,又互为资源。无论诗歌或者艺术,在时间序列中有各自的节点,对诗歌而言,是词语和意象;对艺术而言,是思考与物象。

诗歌选读

五月


五月,在我身上,
在脚上,我忍住离开,像一棵年轻的树;
在膝盖里,我奔跑,不受弯曲的诱惑;
在强劲的大腿里,我撑住经常摇晃的船;
在腰间,我的尊严闪着刚愎的光;
在胃里,我的素食,是如此单纯的敌人;
在腐烂的肺中,我呼吸着女孩们的命运;
在嘴上,我说出我的羞耻,它们滕蔓一样给我明天;
在眼中,我有灿烂的道路,但我闭上它,沉默成一把无人触碰的大提琴;
在头发里,我是一阵温暖的风;
在头脑里,我的风旋转,形成死亡的美景;
五月,在我的身体里,
有一个家,有一张桌子,
一群亲人,他们多次原谅我,
这一天,他们的原谅,在我的杂草里,
有一阵智识的虚白。


永爱


念一段盲文。就像潜水。
就像一夜的寂静黑到眼里。

黑到能从眼里
“取出一座孤城。”

但仿佛黑得仍不彻底,
总有些酣醉带来的浓雾,

让我相信自己是一个孑然的人,
满身碎磁,一脸银色的箔片。


风吹我


风吹我,像吹一件破衣服。
风呵,用滴水的轻吹我,
用沙漏的慢、
绛紫的青春、青春的远。
吹动我,一根爱着的草,
疯长的绿。风吹我,
用一个夜晚吹向昨天,
用思想、煤、萝卜吹向
庸倦的时光。我绊倒在那里,
风的门槛,悲伤的树,
或者足够用来沉默的电机。
那些火热的过去,让我倒向它的沉默!
风吹我,吹碎银子的风,
今天吹碎我的孤单。

立体几何(1)

从一张纸开始,
我被折成一次离开,
一次空,是啊
见到勃起,就滚蛋。

见到时光,随波逐流的边界,
我行走在边界的边缘,
无人相信,那是
一个平面。

表层缺失,
形象毁了道路,
生死间,维度割断了
我的绳子。

我甚至可以立体起来,
立体到夺目、璀璨、奢华。
成为一连串绝对的数字,
而生活,是啊
见到空间
就消失了。

(1)麦克尤恩在小说《立体几何》中给我们描述了一个立体的空无,可以折成的空无,无表面的平面。



妄念者

他很慢,讲自己的话
像讲别人的故事。
他主动抛开一切禁忌,
尤其是关于信仰的。
(他曾从火灾中拯救出一根掌纹。)
他喜欢顺着战争的声音
编造旅行,
编造海伦的美。
辅助一些前倾的手势,
仿佛这样能给虚无一定的压力。

为了不忘记那些城市,
他总喜欢默写名字,
以至于那些无中生有的村庄
被黏连起来,
成为一连串的山脊。
(他总对山心怀恐惧。)
他迷恋山阴,喜欢以背相对,
穿上黑衫,席地而坐,
世界一瞬间被极限的雾填满。

他永远是客居,
携带武器与蚕种。
他以为自己曾经死过,
就不会再死了,
死亡的筛子,他说
把我漏了。漏在
运送冷冻鱼的货车里。
(他认出了那些穷乡僻壤的亲戚)
女人徒步于肉联厂的春天,
少年下马,没有草原。

他就是边境,祖国作为一种气息
被他塞进锁骨里。
(之前有一个女孩被塞到那里)
除了爱情,他修葺一切事情。
以心为中心画圆,
把它装满鸟儿,
尽可能多地的装,不必为了飞翔,
因为,他认识他的国。

他从脸上揭下树皮,
面目教会他面对黑夜,
拿着灯笼,他游荡在四折的商场里,
他擦干身体,准备尝试更多的衣服,
尝试更多的脸。
(他是他人之后的人)
他很慢,他人是一个个的平面,
只有他是立体的
从母亲那儿走私过来的
在两指深的水中漂浮的
及物的“迷因”。(*)
* 迷因,生物学术语,迷因类似作为遗传因子的基因,为文化的遗传因子,也经由复制(模仿)、变异与选择的过程而演化。



存在之难

那是不容分说的勇敢,
愚蠢的僻静,是一张纸
迎向它的供词。迎着
笔的尖利。
和呼吸中上涨的河。

始终有一个力在暗处。
雾不重。它就要求更多的迷惘。
它需要沿岸。需要罪。
需要更多的生活,从具体的出发点,
释放出喋血斑斓的另一面。

在望京。时光被反锁在
众人的肺里。显然它有很多哮喘的灯,
很多卡槽。而且
在与迷途长久的对立中
它有额外的痉挛。

生活就是从这里
释放出镁。它看上去多像
一个单数世界的闪耀。
孤立因此也近似一种权力,
猛烈。暧昧。疯。

而就素食而言。
我所在的崩溃,
还不能克服瞬间的傍晚。
我所努力劝阻的消费
仍是固执的、薄雾的、反刍的。

今天。我决定去散步。
它常常提供壁垒、缝隙、隐身衣……
它让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高声写作”。虽然
我只同意其中的减法。

在的。无名的在。
求的。无所求的欲念。
一直用推论将我推向一面镜子,
推向它的深处,
更激进,
并带着更多的拒绝。             


交流


一种绝望,它紧盯着树冠,
它瘦、黑、尖锐,
早些时候它缓慢,后来
它疾驰。

它告诉你向晚,
而不是年迈,不是万吨巨轮
在河的上游喘息,
不是你合上书说:“孤独。”
它就灭了。

它仍是暧昧的,
昏庸的,
夜垂到胸里,
死远没有那么静。

它会指给你看那些星辰,
那些碎瓷,碎向一些事实,
一些适时的照耀,
一夜没有更多,
也不更少。

那一直被准确辨认的灰,先是头发,
继而手脚,腿,胳膊,身体。五官等了很久。
内脏沉淀出沙子,那是些未被取走的消费,
明明灭灭的雷。

让我告诉你。
一个滑步,
叶子在枝头继续上涨,
无尽直接落下。

关于诗人

孙磊

孙磊(1971- ),诗人、艺术家,任教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曾获“第十届柔刚诗歌奖”、“2003年首届中国年度最佳诗人奖”、“1979——2005中国十大优秀诗人奖”、“2011零点非凡文学人物·诗人奖”、“2017影响济南年度文化人物奖”、“2017年度先锋诗歌奖”等奖项。作品被翻译成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德文、韩文等。多次参加“北大未名诗歌节”、“北欧艺术节”、“美国波士顿国际诗歌节”、“中华世纪坛国际诗歌节”、“青海国际诗歌节”、“东亚国际诗歌节”等重要活动。出版诗集《演奏》、《去向》、《处境》、《无生之力》、《孙磊诗文集》、《刺点》、《别处》(法语版)、《弃物》、《妄念者》等。现生活工作于北京、济南。

关于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学者、译者,1991-2002年间求学于北京大学,现执教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


 

关于策划人

王寅


诗人、作家、摄影师、“诗歌来到美术馆”策划人。出版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等著作多种,先后获得江南诗歌奖、东荡子诗歌奖等多个诗歌奖。作品被译成十余种文字并在海外出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