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讲座】“我”的游戏,文学的相遇

嘉宾

菲利普·福雷斯特、黄荭、毕飞宇

主办

协办

楚尘文化 大方

《一种幸福的宿命》新书分享会

嘉宾:菲利普·福雷斯特[法]、黄荭、毕飞宇
现场翻译:张华
活动主办: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活动协办:楚尘文化 大方
时间:2021年6月13日 (周日)15:30-17:30
活动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一楼多媒体教室

友情提醒:为确保公共卫生安全,活动需实名制预约参加,请携带有效证件至美术馆排队入场。
请配合工作人员消毒及体温检测,并在前台登记信息。
请全程佩戴口罩,如发现发热、咳嗽、气促等,谢绝参加。
请提前15分钟于美术馆前台签到。

在《一种幸福的宿命》这本难以归类、深邃的作品中,菲利普·福雷斯特画了一幅自画像,透过兰波这面诗歌之镜,向读者投射出他自己和世界、生活、爱、死亡、写作之间的关系。

《一种幸福的宿命》
[法] 菲利普·福雷斯特 著   
黄荭 译
中信出版·大方×楚尘文化 
2021年4月

26个字母 ,26个词 ,
26种解读人生的角度,
每一个词都曾出现在兰波的诗歌中,
且仿佛与作者休戚相关,
这或许就是一种奇妙的宿命,一种幸福的宿命。

当作者唯一的女儿去世时,他还不满三十四岁。或许是为了自我治愈或者排遣痛苦,他开始不断用写作去驱散生命中的阴霾。在本书中,作者从兰波的诗文中抽取了二十六个词语,并且让它们的首字母和字母表中的二十六个字母一一对应。借着这些词语,作者沉潜至兰波和自己的生命之中……

本书是作者福雷斯特与兰波的生命交错之作。不管兰波还是作者,他们都在奔赴写作和人生的宿命,经历此生,即是幸福。

“我一直在试图写一些无法归类的文学作品:既不是小说也不是随笔,既是小说也是随笔。这种想法深得我心,我想和我写的书也很符合,它既是虚构也是自传。这也是为什么我的书常常被归到法国人所谓的‘自撰’的类别中。但既然‘我是另一个’,那它从此也可以被当做是‘他撰’。对我而言,既然生活是一本小说,不管是什么书什么主题,重要的是要展示真实在不断变成虚构,而虚构在不断变成真实。”

——菲利普·福雷斯特

6月13日(周日)下午,由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处“发起、策划”、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主办的中法文学分享会,特别邀请《一种幸福的宿命》作者菲利普·福雷斯特、译者黄荭教授及作家毕飞宇,以线下线上联动的方式,围绕这部刚出版的作品一起探讨“我”的写作的奥秘。

【嘉宾简介】

菲利普 • 福雷斯特(Philippe Forest)

法国小说家、文学评论家。1962年出生于巴黎,1983年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1991年获得巴黎四大文学博士学位。曾在英国剑桥等多所大学教书,现执教于法国南特大学法国文学系,2011年至2014年主编法国著名文学期刊《新法兰西杂志》,现任《艺术出版》杂志的评论家。曾获法国艺术与文学军官勋章、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他是法国“自我虚构”小说的代表人物之一,福雷斯特大部分的作品都源于个人的经验,从最初对女儿的死“无半点虚构”的回忆开始,他一直在不停地重写、重现自己生命的故事,以此来探求“‘真’之不可破解的奥秘”。他著有《永恒的孩子》(1997年获法国费米娜处女作奖)、《然而》(2004年获法国十二月文学奖)、《薛定谔之猫》、《阿拉贡》(2016年获龚古尔传记奖)、《洪水》(2016年获法语文学奖)等。

黄荭

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著有《经过》《闲来翻书》《转身,相遇》《杜拉斯的小音乐》《玛格丽特·杜拉斯:写作的暗房》《一种文学生活》。
主要译作有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人类的大地》《夜航》,弗朗索瓦丝·萨冈的《冷水中的一点阳光》,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的《星期天》,菲利普•福雷斯特的《然而》《薛定谔之猫》《一种幸福的宿命》,西蒙娜·德·波伏瓦的《岁月的力量》,科莱特的《花事》、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外面的世界II》《1962-1991私人文学史:杜拉斯访谈录》,阿拉泽的《解读杜拉斯》,蕾蒂西娅·塞纳克的《爱、谎言与写作:杜拉斯影像记》,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的《星期天》《秋之蝇》,伊斯梅尔·卡达莱的《雨鼓》,莫迪亚诺的《多拉·布吕代》,达妮埃尔·萨乐娜芙的《战斗的海狸》等。

毕飞宇




作家,南京大学教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