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讲座】上海制造

系列

上海制造

展馆

嘉宾

焦达

那些年的美术电影 14——木偶奇遇记

嘉宾:焦达
时间:2019年8月3日 周六 14: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多媒体互动室

1953年的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影棚内,在彩色电影木偶片试验小组两年多的努力下,成功试制了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彩色木偶动画片《小小英雄》。而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美影厂前身)南迁之前,东影卡通股于1947年拍摄的《皇帝梦》(木偶片)与《瓮中捉鳖》(动画片)已然揭开了新中国美术片的序幕,正因最初拍摄的这两类片种,厂长特伟谈到“为何要叫美术电影制片厂”时说,“我们不单搞动画片,也有木偶片,它有独立成为一个片种的条件……要成立一个厂,就要包括这两个片种,把两者结合起来,应该用一个适合共用的名称:美术片……”

 

导演虞哲光(右)和万超尘(左)共同为《小梅的梦》设计道具

上世纪50年代的上影厂美术片组迎来一大批创作骨干,并且特伟诚意邀请多位重量级艺术家加入,其中就有长期从事木偶戏和木偶教育的虞哲光——他从小就喜欢用泥巴捏成可爱的动物造型,还喜欢各种各样的手工艺术。1932年,正值青年的他对木偶的制作和表演展开了研究和学习,1950年创办了上海首个木偶剧社,当时19世纪早期木偶戏的涌入,也促使虞哲光热爱木偶艺术乃至一生都从事与之相关的工作。他的加入让当时的美术片组如虎添翼,同时还带来两位高徒——尤磊、夏秉钧。在担任了几部木偶片的造型设计之后,虞哲光便开始自己做导演。从《东郭先生》至《崂山道士》,他开创了木偶片“少对白”的艺术特色,确立了木偶“唯恐不假,唯恐不怪”的艺术理念,在60年代初,技术革新运动时期,创造了新的美术片片种——折纸片,先后制作了《聪明的鸭子》和《小鸭呷呷》等在当时极受欢迎又颇具教育意义的经典影片。

首部折纸片《聪明的鸭子》剧照  1960年

当年摄影棚里同时进行工作的四个摄制组,图左为操纵摄影机的万超尘和导演虞哲光

早期位于今福州路汉密尔顿大楼的上影厂美术片组的办公室并不大,美术片拍摄都得在天通庵路(后来的上海电影技术厂)的摄影棚内进行。棚里拍摄条件十分简陋,空间阴暗潮湿,蚊虫叮咬是每个人习以为常的事。地面的泥地随时都要挖出水塘、小河用作外景拍摄。即便如此,创作人员对于美术片投入的热情丝毫不减。在那个风风火火、佳作频出的时代里,狭小的创作空间里常常伴随着多台机器的运作声,不同的创作组各自投入工作,为手中的片子倾注大量心血。

木偶片《神笔》是导演靳夕创作,在国际上多次赢得盛誉,他的另一部代表作木偶长片《孔雀公主》长达80分钟,也是我国木偶片中可圈可点的一部精致的杰作,此片的技术指导为万超尘是“中国动画开拓者”万氏三兄弟之一,区别于擅长动画得万籁鸣和专心剪纸片得万古蟾,他将更多得精力投入到木偶片创作中。

60年代,木偶车间的服装师在为《孔雀公主》剧中主要人物制作服装

随后的时间里,逐渐有来自国内各大美术院校毕业的专业生被分配到美影厂内工作,也其中包括毕业于央美的詹同,鲁美毕业的曲建芳以及六十年代初上海电影专科学校毕业的方润南、黄佾等,动作设计都是来自上海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的毕业生。木偶片车间除编、导、动作、美术设计(分造型和布景)、摄影外另设木偶制作、服装、布景制作(木工和漆工)、花草(道具)等组。人才济济、分工明确的木偶片车间成为全国木偶片佳作频频诞生之地。

《孔雀公主》拍摄现场,导演靳夕(右)与木偶动作操纵者吕衡在设计该片某场景

在条件受限的年代里,美术片的制作难度是极高的。就木偶片而言,从剧本构思开始到完成一部短短10分钟的影片,少说需要四个月的制作时间。片中的道具、服装由组内人员亲自制作,并且在逐格拍摄的过程中,还需要一点一点地给木偶扳动作。从小随外公虞哲光进进出出美影厂,焦达和木偶片结下不解之缘,后来在回忆木偶片拍摄时他谈到“扳动作真的很辛苦、很枯燥,我当年看着扳动作的同事做工作,中途都不免打瞌睡,等我醒来看到他们还在扳,这样的辛苦作业,现在大概已经很难有人能坚持了吧。”

《小梅的梦》是中国木偶片史上第一次人偶同台表演的木偶片。此片讲述了小梅在梦中看见自己的玩具都活了起来的故事,片中以北方庙会的真实场景作为布景,工作组的同事纷纷充当片中的真人演员,这次尝试,既是对片种的挑战,也是一次技术革新。

《胖嫂回娘家》讲述了一个山东民间故事,整部木偶片没有对白,基本使用山东地方戏曲的音乐元素及唢呐音效,以“木偶片少说话”的理念,用造型和故事打动观众,此片送电影局审查一刀未剪一次通过。木偶片的拍摄时常邀请当时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共同参与,《三只蝴蝶》邀请了专业的儿童歌舞老师为小蝴蝶编舞,片中的演唱由少年宫的合唱团完成;《孔雀公主》则是由著名的连环画艺术家程十发担任绘画。

木偶片《阿凡提》剧照

1984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根据“劈山救母”的故事改编拍摄木偶电影《西岳奇童》,但影片只拍摄了上集,便由于厂里的生产规划调整等种种原因停拍。千呼万唤,22年后美影厂决定重拍完整版的《西岳奇童》,以弥补前作的遗憾。为了让影片和前作相通,剧组按原样制作了剧中的20多个出场人物以及相关置景,在题材、人物造型、拍摄手法以及音乐中的秦腔、板胡等元素上追求民族化,虽然完整版相对于84年老版,木偶控制的技术有所进步,但是昂贵的制作成本和稀缺的人才储备都是木偶片不得不面临的棘手问题。2006年,胡兆洪导演的《西岳神童》完整版的上映几乎为木偶片胶片时代画上句点。

虞哲光在1956年《神笔》获文化部优秀影片一等奖,回沪后戴着奖章在照相馆带三岁的焦达合影

当年那个狭小拥挤的车间、光线昏暗、设备简陋,却是无数精神饱满、创作热情高涨的一代又一代创作人实现理想的梦工厂。木偶片自木偶戏发展而来,对于如今的孩子们而言已然远离了木偶戏带来的快乐,“木偶”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陌生的对象。在向UNIMA(国际木偶联盟)提交的入会申请书时,从小与木偶建立深厚情感的焦达写道“小时候每每看到外祖父伏案设计、写作木偶剧造型和剧本时,脑子里就会呈现出“杰佩托”的形象——《木偶奇遇记》里那位制作出匹诺曹的老匠人;耳濡目染,就在这样的艺术匠心的精神熏陶下长大,因为喜欢,心甘情愿地走进了这个梦幻世界……”。

在他之后的人生中,不仅见证了木偶片发展的辉煌历程,也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木偶奇遇记”。作为亲历者和见证人,我们邀请焦达和大家聊一聊美影厂从建厂初期到50年代末,再进入技术革新、佳作频出的60年代初,以及创新发展的第二个创作高峰时期80-90年代的经典木偶片和创作背景、创作人。为更好的理解木偶的创作和制作,他将亲自复原的多个经典木偶形象(三毛、三只蝴蝶等),和外公虞哲光珍贵的工作日记带至现场与公众分享。

关于嘉宾

焦达

1953年5月28日出生于北京市,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木偶皮影艺术学会全国理事,国际木偶联盟(UNIMA) 中国会员。专攻木偶皮影造型及舞台、道具美术,自幼受外祖父虞哲光的艺术教育思想熏陶,1979年起开始从事儿童木偶及皮影艺术设计及普及教育工作,目前专业从事博物馆、纪念馆、主题展览项目的展陈及制作(包括文物展品的复制);影视、特摄剧场景模型及道具的设计制作。

关于上海制造

自2016年启动的“上海制造:那些年的美术电影”项目,以中国经典美术片的创作背景、细节、国际交流等角度为切入点,邀请早期参与中国美术片创作者和亲历者分享上世纪创作高峰期台前幕后的工作故事和创作细节。在还原各种美学观念碰撞的现场重温中国美术片的发展史。活动展现了一幅鲜活的时代画卷,意在激活城市创造力,营造讨论和反思的场域,既完成一次集体记忆的追寻也同时为未来艺术家或创作者的工作实践提供参考依据。本项目被评为文化部“2017年度全国美术馆优秀公共教育项目”。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