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坊回顾:“由一块木头引发的童趣思考”大师班

系列

民生讲座

5月28日下午两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与PACC联合主办了大师班工作坊。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乌拉圭知名木刻家卡洛斯作为主讲大师,和来自上海工艺美术学院的30余位充满活力与创造力的学生展开了一场有关艺术手工艺创作的探险之旅。

卡洛斯•克拉维利:乌拉圭著名木刻艺术家,三十年来致力于小型木刻雕塑设计制作,独立开发“乡村景观“设计线,具有浓郁的南美风情和当代设计意识。201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理事会赋予“最具造型经验的人才”称号,两次获得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工艺品博览会“创意设计一等奖”。

让复杂回归简约

卡洛斯运用简约的线条创造出三个男人的身体扭成一团的街头嬉戏形象

卡洛斯用极简的方与圆拼接塑造了一种简约而不简单的艺术美感,线条流畅却不死板,弧形切割部分有着恰到好处的张力与延伸。

“我所坚守的设计理念是我可以从传统文化去吸取一些东西,但是我一定要注意我所面临的市场他们所需要的是什么,然后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我注意到现在因为全球化的进程顾客对于传统的偏好是集中在他的建筑、设计的形式或者形状上面,因此我很多作品线条有圆形或者是方形,因为我注意到这一点就是他们的偏好所在。”

“我们运用工作坊这种形式来进行产品的生产和设计,这是应对全球化这种工业生产的一个措施,因为通过工作室设计出来的产品会更加具有自己的特点,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工艺上面都会更加容易让人识别”

用抽象思维雕琢具象物体

一只生活在拉普拉塔河岸边的萌羊正在朝你走来。

“当我们设计一个作品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对他有一个抽象的概念,比如说羊是怎么组成的呢?羊其实就是由它身体一个像球形的身体,然后和他的头还有他的脚组成的。”

由木头和皮革结合起来的小牛们,在静静的盯着你,被暖到了!有木有?

“我在设计牛的时候是把牛抽象成一个方形,大家可以看到这个长方形的形状,而在它的内部,当为它添加一些头或者添加其他的身体部位的时候,我就会用更小的方形来进行设计。”

卡洛斯精彩的讲座结束后,学生们已经按捺不住交流互动的期望,纷纷向卡洛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Q&A

Q1:想问您把牛的真实形象转换成一个抽象形象的思路是怎样形成的?

A1: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第一步我会强迫自己的大脑去简化牛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我通过观察牛,感觉到牛的各种轮廓,还有它的骨头显出来都是非常有线条感的,所以我最终会使用一个方形来定义我所看到的牛的形状,这是我最初的想法。

Q2:请问您用了多久才形成了这样的思路呢?

A2:这个思路的产生是很难用时间衡量的,因为他不是说一个下午坐在桌边就能想出来的。这些想法都是慢慢形成的,可能突然有一天,我就会想到,我可以这样子去变形,所以时间上是很能说的。然后会有一个不断接近最后成品的一个过程,当我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概念的时候,我会开始画草图,画完草图之后,我会自己再进行观察,比如说我画出来的东西和实物之间的联系是在哪里,或者我画出来的这个牛它身体的各个部位是否协调,然后再进行不断地修正,不断的思考,最终才慢慢接近最后的那种作品。

Q3:许多学生在提取文化元素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瓶颈,比如说怎样通过他的作品去表达故事中的文化内涵、人物关系或者故事的核心精神等都会非常难。我想问一下您有没有什么教学建议,或者是想对学生在学习上提的一些建议。

A3:在设计当中我们既可以使用形状,同时也可以加入我们的理念,也就是说我可以把我的现代人的思维赋予到传统的形式上去。比如说我设计了一条龙,这个龙和传统文化的龙没有任何的相似感,但是我所借助的只是龙这个概念。我同样也可以使用紫荆城这个构建方式,比如说像一个四合院一样的形状中有两条中轴线,但是并不是完完全全复制这样一个宫殿,我只是抽取它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代表性的特点。

对于艺术来说,一百个人会有一百种不同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这么多不同种风格的作品,特别是在中国我看到了很多各种各样风格的设计作品,当然我们可以抽象一些概念来设计我们的作品,但是如果这是一件设计作品的话,就一定会有人去评价它、批判它。

正是带着这种理性的思考,讲座结束后卡洛斯和上海工艺美术学院的老师带领学生进行了一场探讨木刻雕塑设计的创作之旅,充分发挥了民生美术馆在此次馆校合作中的社会教育功能,将上海工艺美术学院视觉艺术学院的创意课程教学实践与美术馆优质教育项目做出很好的结合,激发学生从木刻艺术、产品设计、视觉表达等多维度去思考解决问题,既帮助上海工艺美院的学子们分析了一系列的实践问题,同时也为学生搭建一个锻炼实际操作能力和接触优秀艺术家的校外平台。

卡洛斯爷爷在一旁指导

学生们正在认真的研究产品设计

现场学生的激烈讨论

活动结束后,美术馆陆续收到了来自上海工艺美术学院学生和老师们的反馈: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们要把生活中具象的东西抽象化,也就是化繁为简。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首先,我们要迫使自己的大脑进入一个抽象的状态,抓住物质最具特点和表现力的部分,简化成一根根的线条。这样可以通过几条线,简洁、生动地体现出一个物品的抽象效果。这样看上去的手稿或模型也会更具现代感,体现产品的灵气。”——学生李舒羽

“问答结束后,我们进行了一些方案上的交流,我发现这位爷爷的脑洞真是大,并且风趣,他对生活的感悟和认知让人惊讶,其中我有一个方案是有关原木的产品,他讲到了原木的自然性和他年轮的历史性,如同一位老爷爷,如果给原木添加了太多复杂的功能,那这位爷爷会累吗......”——学生殷广才

“化繁为简是一种设计能力,将具象的进行简化,这一抽象创作的过程并不是闷在屋子里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便能够出得来的,需要在生活中潜心寻找。”——学生薛聪聪

“中国传统文化故事是我国文化艺术的瑰宝,学生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灵感,用现代的艺术语言来描绘、表达故事,创作一系列故事绘本,并以三维物化的形式把传统文化落地于木趣产品的开发上。此次活动力求打破不同艺术门类间的隔阂,拉近当代艺术与公众的距离。”——上海工艺美院教师:孙岚

“此次馆校合作跨专业的联合教学活动,试图从木刻艺术、产品设计、视觉传达三个维度对学生的创意思维进行引导与发散,卡洛斯针对木刻艺术展开的讲座对我当下正在进行的《传统文化故事木趣产品设计课程》有很大的补充和启发的意义。面对世界全球化,只有使自己的设计作品独具特色,才能面对竞争。而善于捕捉物体最本质的特征这一重要的“抽象”创作能力是设计师必备的素养,另外怎样从传统文化故事中诠释并抽象出其中的文化内涵和精神意义,并用现代的思维赋予到传统的形式上,这是我们学生需要一直潜心学习并慢慢感悟的。 ”——上海工艺美院教师:杨沙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