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第四十六期 黄灿然:我们就在那团浓雾里醒来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

黄灿然,诗人、翻译家。1963 年生,福建泉州人,1978 年移居香港。1990 年至2014 年为香港《大公报》国际新闻翻译,现居深圳洞背村。著有诗选集《游泳池畔的冥想》《我的灵魂》《奇迹集》等;评论集《必要的角度》《在两大传统的阴影下》;译有《见证与愉悦:当代外国作家文选》《卡瓦菲斯诗集》《聂鲁达诗选》《里尔克诗选》《巴列霍诗选》,苏珊•桑塔格《论摄影》《关于他人的痛苦》《同时》,库切《内心活动:文学评论集》、布鲁姆《如何读,为什么读》、米沃什《诗的见证》、布罗茨基随笔集《小于一》、《曼德而施塔姆诗选》等,最新和即将出版的译作有阿巴斯诗集《一只狼在放哨》、费林盖蒂诗集《心灵的科尼岛》、《布莱希特诗选》、希尼诗集《开垦地》和希尼随笔集《发现者,保管者》等。“诗歌来到美术馆”第一期嘉宾。

诗歌精选

白蝴蝶

今天,我一个人
走进山里,一路辨认植物。
首先是假连翘,我不明白
为什么叫它假,难道谁能证明
连翘比它真,或连翘先出现
而它模仿了连翘——它跟连翘
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然后在农场边那个山坡上,
有一枝花,真正地一枝独秀,
绽开大红大紫的笑容,
而我又失望地知道
它叫羊蹄甲。然后
我看见一只白蝴蝶
在一丛藿香蓟上盘绕——
很高兴我不知道
这蝴蝶叫什么。

2017

 

雾里雾外

当你们在城里
远远望见山顶白雾笼罩,
你们不会想到
我们就在那团浓雾里醒来,
咫尺乾坤,活在眼前
像活在当下,
而我们望不见你们,即便想像
也是把你们想像成
在浓雾里起居,
在浓雾里走动。

2017

 

抗议

万万没想到在村里
时间过得这样飞快,
好像比在香港还快、还忙。
太忙了,连周围风景
也顾不上好好欣赏,
连阳台对面摧毁中的风景
虽然不能不去注意
也懒得去注意了。
我的肉体抗议:
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我的精神喝斥:
这样活着就是意义!

2016

 

都将消逝

她也想写作,最初她写诗,但会
不能抑制地进入异常的精神状态
——崩溃?——母亲哭着求她
别再写了,她就停了,好好读书,
找到一份工作,把自己打扮成
普通的职员,普通的姑娘。现在
写小说的冲动怎么也抑制不住。

而我说,生命很短,
写或者不写,它都将消逝
——而且很快!

他也想学英语,他很早就学过,
而且很勤奋,但因为种种理由,
放弃了,如今有份工作,过简单生活,
但还想考个文凭,使日子更充实,
免得在空虚入侵时,喝酒哄自己,
而且谁知道呢,说不定这短期目标
能为他带来更长远的追求。

而我说,生命很短,
学或者不学,它都将消逝
——而且很快!

他们也想租个房子,做我的邻居,
周末全家来度假,像我一样
下山去买菜,上山当锻炼,
不看电视,不用洗衣机,甚至
把空调也省了,该流汗就流汗,
还可以请城里的朋友来这里
减减压、游游泳,晒晒太阳。
而我说,生命很短,
租或者不租,它都将消逝
——而且很快!

2014

 

委屈

我杯底下遗留一圈溢出的
牛奶般的花生核桃汁,立即
就有一只蚂蚁跑来沿着它转,
又立即跑开,它速度非常快,
肯定比人类中的阿喀琉斯还快,
很快就有一群蚂蚁跟着它来,
可我已经把那圈汁抹在手指上,
另外涂在我平常给它们留食的地方。
我看见它在那里迷惑,又努力
给它的同伴们解释:明明就在这里,
千真万确,我对天发誓!但是
它们不相信它,它们咒诅它,
然后回去了,而它一边走,
一边回头看,它一定想起它们部族
传说中也有过这种事情,而现在
就发生在它身上:真理
必以不被相信为代价!

2011

 

清澈见底

只有清澈见底的人
才开始懂得浑浑沌沌之妙,
也只有深刻体会浑浑沌沌之妙的人
才懂得珍惜,以及可惜
仅仅清澈见底的人。

2011

关于诗歌来到美术馆

在今天,美术馆正在和更多的艺术门类进行新的结合,美术馆已经融跨界展出、互动为一体,不仅展示作品,而且研讨交流,生产知识,日益扩展成开放的全艺术平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2012年启动的“诗歌来到美术馆”项目,旨在为诗人与诗歌爱好者创造思想碰撞的开放平台,将诗歌作为智力与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与当代生活和诗歌形成连接对话。作为国内首创的“诗歌+艺术”美术馆公众项目,“诗歌来到美术馆”邀请的诗人都遵循“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标准,诗人黄灿然,欧阳江河、翟永明、王小妮、西川、多多、芒克、柏桦等国内诗坛从八十年代活跃至今的著名诗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阿多尼斯、日本“国民诗人”谷川俊太郎等成名已久、读者众多的国际诗人,西蒙·阿米蒂奇等未被译介但在国外盛名的优秀诗人。自2012年启动至今,项目以兼具学术性和普及性的讲座和诗歌活动受到各方强烈关注,推出不到一年即荣获《东方早报》“2013文化中国”之“年度事件大奖”。

诗歌来到美术馆往期诗人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