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第四十七期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

第四十七期:杨小滨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杨小滨
策划:王寅
主持:胡续冬
时间:2018年1月27日 周六 14:3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五楼多功能厅(世博大道1929号,从塘子泾路口入)
交通:13号线世博大道站4号口出

关于诗人

杨小滨,诗人,艺术家,评论家。耶鲁大学博士,曾任密西西比大学教授,现任台研究院文哲所研究员,政治大学教授,《两岸诗》总编辑。著有诗集《穿越阳光地带》、《景色与情节》、《杨小滨诗X3》、《到海巢去》、《洗澡课》等,论著《否定的美学》、《中国后现代》、《感性的形式》、《欲望与绝爽》、《无调性文化瞬间》等。现居台北。

诗歌选读

过街地道的快乐周末

一过街就是老鼠掉进黑暗只剩下牙齿
剪出的脸总是像鸡毛一样扑腾。
乱到尽头,看到粉堆里有更多毛,

从她的甜,跑到你的暗,花了三秒钟
中间插进铁腕。鹦鹉尖叫了,把金绿色
涂在叫卖的冰棍上,冰棍总是变成冰毒

夏天总是变成冬天的魔术,帽子里跳出死婴。
脸扔到地上仍然是脸,只是黏糊糊扁塌塌
抓起来比云还要软,吱吱地哼

逃到一辈子都喘不完气的购物袋里,
闷骚出一夜激情的经典恋爱,
总是模仿棋盘上的王和后那样拼命,厮杀。

长剑吐出舌头却不滴血,任凭
麻脸婆念出无边的咒语:
“欢喜啊欢喜!”好像一家家都是鬼

种在隧道深处嘘出一袭幽兰。
有人说如烟,指的不是往事
而是内脏,倏忽升起的胃口,总是芳香四溢

几乎是烤焦的节日序曲,
噼啪于气球的爆破声中,万种风情于
胀满的乳晕里,透过眼波的漩涡

把肉的洪水堆得更高,冲泄得更饿
连暗娼也认不出来,以为是亲妹妹
以为是关关雎鸠的梦前练习,

温柔乡就是乌有乡,总是让吊起的嗓子丢失
这样谁的咳嗽都挡不住乞丐的歌
穿过一片片尘土飞过来,落在后脑勺上

有如满城的彩票总是像铁毽子砸中一个幸运儿
哪怕幽灵的偷笑仍然继续,仍然
吆喝催情的乖乖女扯出小蛮腰

沿阶梯扭啊扭,直到跨步歪倒在碎步下
胡琴用弦也缠不住飞毛腿
星星般的群众被一脚踢飞,在地道里散落

落到更深的天堂里,满嘴塞满了黑
像你我的哈哈哈,总是让喉咙深不可测
总是一转身就摸到午夜,一地凉席,一地风

淘金指南

比起黄色来,它确实
重了些。这并不出乎意料。
可是,连梦里的竹竿也能
迭出些塔来,就有些过分了。
无论如何,趣味有多实在,
工序就有多繁琐——
我的耐心细成了沙子,心情
烂成了淤泥,但巧手
从火星学来的淬炼法,
溅出漫天流萤,漂亮得
认不出曾经是土脸。
不过,一打扮真不寻常:
我才知道什么叫水灵。
但海根本是另一回事了——
只是假装有黄金,显出
很富贵的样子,仿佛世界
藏在一片金箔下面发呆,
度过了几千年。翻开一张
有黄斑的书页,只有
鱼的切齿依稀难辨,但
一切爱恨都能悬挂在
未来的耳垂?所有真理
都上了无名指的历史圈套?
好吧,继续搅,直到
粪的颜色也辉煌起来,
杂碎都变硬,像条汉子,
灿烂地蹲成一团,迎接
夕阳汗津津的抚摸。

裸露

她走进旧照片洗澡,把水搅混
象表层的泛黄。我
用雾气擦亮镜框,但看不清
是谁,藏在浴帘背后。

“一个少女,”她解释说,
“但不是我。”她扔出
更多的鳞片、污垢、内衣
婚礼上的歌谱。“是美人鱼吗?”
我问得她大笑,水珠
溅在我脸上。“让我念一段
诗经,”她声音宛转而空洞

我听不懂。我捂住耳朵
我飞逃,撞在她身上
才从梦里醒来:“原来
你在这儿。”她漂在玻璃上
默许:“因为
你在梦中跑得太快。”

她擦干,一边哼歌
一边打喷嚏。远远地
她下颔的倒影
悬挂在春天的颈项。
“那是一件礼品,”她喃喃而语,
“我遗忘已久。”

她脱去无数冬天的积雪。
我给她点烟。照片在火苗里
弯曲。“对不起,”我说,
而她消逝无踪。

寻人启事

法镭,男,原籍乌托邦,短发
无尾。柔情,会吹喇叭花。
一九八九年走失至今。
口音南辕北辙,穿一身迷茫,
喜唱反西皮。曾暗恋曼陀铃,
冷出一脸月色,自此
青葱不再。偶尔歪脖而登高
望远,惊恐时狂奔出窍。

法镭,身高如火,体重
如风。说是去太平洋
学抹香鲸豪饮。二十好几了,
或是年届半百,铁了心,
想一口喝下一碗宇宙。
但背包里只带了三五颗
恐龙蛋,又能填饱几次春夜?

法镭,有家族病史,酷爱
梦呓。满嘴飞机,满眼
巫山云。口头禅是“去!”
爱看时间粉碎,常扮成自己,
等山鬼索吻。好心人
有提供线索者,必有酬谢
半斤蜂鸣,二两水龙吟。

路遇小学老师

站在路中央,小学老师
拦住了一朵乌云。
细雨从法镭的脸上飘落。
老师笑着讲规矩:
请走到阳光的金丝边上。
法镭摘下乌云,鞠躬,
捧出胸中的蜂巢。
几十年前的老师,
依旧一样年轻,平庸——
好像白垩纪的羽毛
在未来城重新粉刷一遍。
女妖般的歌声从树上绕来,
老师一眼认出法镭,
拍手叫好,在影子外面
把灰尘拍得风生水起。
法镭想逃走,却被老师
抓回:要不,再叙叙旧?
老师拿出识字课本:
还记得岳飞是谁?
一个疯子擦身而过。法镭
踢走脚下的小石头,
让老师以为未来一片光明。
法镭向路的尽头望去,
分不清起点和终点,只见
远去的校车闪起了警灯。
他咳嗽,咳出一团白日梦。
老师满意地点头,遥指
疯子转弯的街角。
法镭又把白日梦吞下,
但始终没有说出:
记得……我每次都忘记。

关于诗歌来到美术馆

在今天,美术馆正在和更多的艺术门类进行新的结合,美术馆已经融跨界展出、互动为一体,不仅展示作品,而且研讨交流,生产知识,日益扩展成开放的全艺术平台。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2012年启动的“诗歌来到美术馆”项目,旨在为诗人与诗歌爱好者创造思想碰撞的开放平台,将诗歌作为智力与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与当代生活和诗歌形成连接对话。作为国内首创的“诗歌+艺术”美术馆公众项目,“诗歌来到美术馆”邀请的诗人都遵循“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的标准,诗人黄灿然,欧阳江河、翟永明、王小妮、西川、多多、芒克、柏桦等国内诗坛从八十年代活跃至今的著名诗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阿多尼斯、日本“国民诗人”谷川俊太郎等成名已久、读者众多的国际诗人,西蒙·阿米蒂奇等未被译介但在国外盛名的优秀诗人。自2012年启动至今,项目以兼具学术性和普及性的讲座和诗歌活动受到各方强烈关注,推出不到一年即荣获《东方早报》“2013文化中国”之“年度事件大奖”。

诗歌来到美术馆往期诗人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