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来到美术馆:第四十五期 高桥睦郎:你只消与黑暗同眠,与光明同醒

展馆

策划人

王寅

主持人

胡续冬

诗人

第四十五期:高桥睦郎诗歌朗读交流会
诗人:高桥睦郎
策划:王寅
主持:胡续冬
现场翻译:田原
时间:2017年10月7日,周六,14:00-16:30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二楼多媒体室

关于诗人

高桥睦郎(Takahashi Mutsuo,1937~)日本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和批评家。生于福冈县北九州市,毕业于福冈教育大学文学部。从少年时代开始同时创作短歌、俳句和现代诗。21岁出版的处女诗集《米诺托,我的公牛》为14岁至21岁创作的现代诗作品集。之后,相继出版有诗集和诗选集36部,短歌俳句集10部,长篇小说3部,舞台剧本4部,随笔和评论集30部等。其中除部分作品被翻译成各种文字外,分别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等国家出版有数部外语版诗选集。2000年,因涉猎多种创作领域和在文艺创作上做出的突出贡献,被授予紫绶褒章勋章。诗人至今获过许多重要文学奖:读卖文学奖、高见顺诗歌奖、鲇川信夫诗歌奖、蛇笏俳句奖等。

诗人高桥睦郎用自己的创作行动,缓和了日本现代诗与古典传统诗歌断绝血缘的“隔阂”和对峙的“紧张关系”。他的诗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进行了有意义的尝试,为现代诗新的写作方法和新的诗歌秩序提供了可能。其整体诗风稳健、机智、厚重,并带有一定的悲剧意识。在战后日本现代诗中独树一帜。

诗歌选读

手指

被几枚
被几枚羞怯的花瓣包裹着
我的拂晓还在沉睡

迟早,会有一根闪耀的手指
从被密云紧锁的昏暗天空中降下
打开我喷溅向四方的
瑰色清晨

曾被幽禁的
令我喜悦的灵魂
也会化作山间悠悠回声
填进天地间的空隙吧

裹着脏衣服在肮脏的夜里
我陷入沉酣
清晨会到来吧
就像恩宠的一片面包

此刻,那根手指
位于遥远黎明
大海般的混沌中央

从棺椁中

我从棺椁中站起
墓地旁,当它沉甸甸地被卸下
遮蔽眼睑的死之睡眠中
我茫然摸索着爬出棺椁

多么耀眼……
我从未见过如此鲜丽的风景
桂竹香树轻摇,幽深的影子
分隔墓地的平缓土墙
好像湿润的屋顶闪着光

我回过神时,树丛后人来人往
他们沿午后的下坡路逃跑
我坐在棺椁的盖儿上
无云的晴空犹如发呆
仿佛初次的风吹抚我的头发

我抓住地上的蜥蜴
在我血脉流动、肌肉紧绷的手心
蜥蜴扭动身子拼命挣扎
我捂住脸——突然痛哭失声

现在

最先毁灭的是语言
之所以我们没有意识到
是因为这毁灭过于缓慢
我们意识到的是世界毁灭之后
我们想要用语言修缮龟裂、塌方而四方搜寻时
语言却失灵了
于是我们终于知道
世界由语言构成
语言慢慢毁灭时
世界也悄悄毁灭了

尽管要挽回毁灭的世界
语言已经失灵
但我们还是不要焦急
花了很久毁灭掉的语言
只能花很久恢复
我们也不要
过于自信,觉得自己能够挽救毁灭的世界
要知道
语言毁灭时
你自己也毁灭了
你也是语言构成的

现在应该想起你的未明时分
你内心的黑暗中诞生了一种语言
新生的语言呼唤着其他语言
语言们手拉着手站起身
那时,年幼的你毫不畏惧地站起来
你站起来,你幼小的世界却令人捏一把汗
那时你并不着急
也不知道着急
你要记得那时的你才好
你现在和那时一样都在未明之中

科学家们说
世界始于宇宙大爆炸
如果这个推论正确
世界就是从毁灭开始的
毁灭开始后世界缓慢地运转起来
如果说世界始于我们的意识,那么
因语言而开始的世界也未曾着急
而是听凭时间流逝,漫长地等待吧
那就让我们也等待
自己被语言拉起来吧

你想必须歌唱
你叹可是又唱不出
也许唱不出是一种天启
是让你等待毁灭的你和毁灭的世界的信号
你只消与黑暗同眠,与光明同醒
在每天的劳作中耐心等待
自己心中的语言接二连三地复苏、站起
也许现在是世界的终结也是世界的开始
我们老了,同时又是新生

风景

光倾泻而下
水满溢不止
物皆呼吸细碎的影子
如此安详,如此美丽的
风景似曾相识
满怀幸福,再次望去的时候
那里却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当然也没有我自己的影子
不在场的我,却能深深感受到那里的风景
所以才会美丽
所以才会安详
不在场的我,深深地点点头
一边点头,一边流泪
那是对超越人类超越生命的世界的
毫不动摇的信赖和祝福的泪
我不在任何一处
世界却因我的不在而完美

关于橄榄树

关于橄榄树
我们知道的不多
那数以千计的叶片在正午的光中
微微摇动着沙沙作响
它的根所抵达的地底下的黑暗
我们并不知晓
从根部长出的无数须根搂抱着
几十代、几百代死者的堆积
他们相互重叠、相互融合变为一体
他们的记忆、悲伤和欢喜
我们并不知晓
还有渗出的纯粹物质
被须根吸收,通过树干之路
作为光倾注而出的秘密
我们并不知晓
但是,走到树旁坐下歇息
或阅读、约会和交谈
有时还写生
接受迟早到访的死亡
追加进地底下死者们的堆积之列
被须根吸上来,随着叶片的摇动
转身为倾注而出的光
仅此而已

六〇年冬

风信鸡用干涸的喉咙徒劳地啼叫
天之牝牛被挤干了乳汁
堕落的血之天使被拔掉了羽毛
——虽然是遥远、遥远地平线天空的事——
现在该是离去之时
你周围的所有东西都馊了
那股腐败的气味里,若是开始混入
迅速冷却的裂痕
现在是十二月,是人们围着火堆取暖的季节
与人们一起围着,你的火
那温暖越是虚假
越是迅速地散去
阴险的云层深处窥见冬天的脸
路通往枯萎的田地、通向旷野
延伸到其他城市

*田原、刘沐旸译

诗歌来到美术馆往期诗人

黄灿然/欧阳江河/西蒙·阿米蒂奇/翟永明/李亚伟/王小妮/阿多尼斯/谷川俊太郎/杰曼·卓根布鲁特/西川/杨君磊/多多/蓝蓝/陈东东/亚当·福尔兹/梁晓明/沈苇/宋琳/柏桦/蒂姆·利尔本/阿莱西·希德戈/吕德安/倪湛舸/芒克/扬·埃里克·沃勒/王家新/维克多·罗德里格斯·努涅斯/尼古拉·马兹洛夫/费平乐/包慧怡/朱朱/万夏/鸿鸿/尤兰达.卡斯塔纽/特伦斯·海斯/蜂饲耳/哈利·克里夫顿/托马什·鲁热茨基/冷霜/管管/桑克/陈黎/罗恩•温克勒/马克西姆·阿梅林/高桥睦郎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