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讲座】​上海制造:那些年的美术电影 10 ——魔术师还是艺术家

系列

上海制造

展馆

嘉宾

白伟民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二楼多功能厅
地址: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929号(从塘子泾路口入)

当黑猫警长出来,那著名的四枪“请看下集”和子弹飞行拐弯的声音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原来是真的枪声加上止血带、藤条飞行器,再加上电子合成器合一而成的。这一次的话题我们来聊一聊你所熟知的动画片和你所不知的“声音”。

在观看影视作品时,我们通常会对影片、演员、剧情留有较为深刻的印象,一部优秀的美术电影的完成同样需要经过编剧、导演、美术设计、原动画设计的分工工作,但画面以外,那些与剧情丝丝入扣的声音你们注意到了吗?因为有那么一个人,他的工作是创造出各种适于剧情需要的声音形象,让影片变得更加生动、更加触动人心,这个是一个经过艺术处理,为服务故事的创造性内容的声音的设计,也为他们赢得一个美称 :“声音的魔术师”——拟音师。
拟音师需要根据剧中的情境、人物形象、背景造型等因素来模仿、设计出各色声音进行拟音,完美结合到画面来服务影片,达到最理想的效果。一个优秀的拟音师要有专业理论知识和大量的实践积累,不可或缺的艺术欣赏性和丰富的生活经验。很多时候,他们没有所谓的专业道具,各式各样再普通不过的生活用品,甚至是毫不起眼的垃圾,在拟音师的灵活运用下,都会变废为宝,被赋予全新的生命力,模拟出符合视觉效果的精确声音。

白伟民上世纪七十年代进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他参与拟音的第一部作品是水墨动画片《鹬蚌相争》。
“我从小对声音就很有兴趣,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家住在老房子里,屋顶的“老虎窗”有很多装载的风铃,在早、晚、下午的时候,我几乎固定了时间等待着这悦耳的铃声在耳边响起,听着这个风铃声我就一直想搞清楚他们的声音为什么会自动响——原来是风吹的。”
生活环境的影响和对声音与生俱来的敏感,让白伟民深陷这份他所热爱的工作中,每每谈及都有说不完的话。
“动画片《三个和尚》中的乌鸦叫是用两片竹板自制而成的,削成一头窄一头宽,窄的部位用金属片固定,放在嘴边吹所模拟出的;切西瓜的声音并不是真的现场录制下来的,那样声音会很空、有点干,而是用切开一张碟片发出的声音来模拟切西瓜,那清脆声比真实的声音还要相像;不同场景的马蹄声是用双手有节奏地敲击靠垫或穿上棉拖鞋、运动鞋后用手敲击鞋帮产生的,如果塞一点报纸或绒布在鞋子里再敲击,就变成了马儿在草地或雪地上奔跑⋯⋯这些你想到想不到的声音,源头都来自生活中不起眼的物品。”

白伟民拟音剪纸动画美术作品《火童》,1984年

他认为很多动画片都带有情感拟人、情感戏剧化、有节奏,这是有生命的东西。虽然如今科技发达,但电子化的东西以采样为主,采样是同步一样的,他不愿意为声音而声音,而是坚持“不做声音的躯壳,做有生命力的声音”。
动画片《火童》中弓拉紧的声音是利用扇子开合折骨的响声,射箭的声音是利用止血带的不同绷紧程度来呈现远中近不同的效果。

白伟民使用道具进行拟音

“试想如何拟出角色从滑梯上滚下的声音?在钢琴上弹出一串下行音阶固然可以,但若角色处在颇具幻想性的场景里,却仍用钢琴这等现实的道具去表现,就很不讨巧了。为此,白伟民亲自设计并请乐器厂师傅依样制出一种独门道具:一个嵌入了伸缩杆的、细长的金属吹管。若一面朝里吹起,一面拉动伸缩杆,可控的、滑稽的、较为不现实的、连贯的声音就产生了。”
除此之外,白伟民还发明了“白式麒麟叫”,其主音是他亲自发出的一声吼,录下后再为其垫上了经过变速的狮子、老虎等等的猛兽的呼号,便形成了麒麟叫的雏形。再有“恐龙脚步声”,则用拳击手套加蒙了各种布料的鼓槌,撞击多面鼓来实现的,在拾音过程中用到四个话筒,后还被《侏罗纪公园》所采用。

白伟民指导学生进行拟音

“当时不是数码录音,而是磁带模拟录音,拟音也只能靠拟音师的灵巧构思和道具发声,‘纯手工工艺’特别稀少也就弥足珍贵。”
所有动画片在初期制作时都是只有画面,没有声音,需要拟音师们的配音。然而动物语言的模拟是最难的,无法用真的动物声音来进行配音,因为它们的情绪、感情不能和剧情相对应。这些动物角色,一般都以拟人的形式在影片中呈现,它们除了对白,依然需要自然生态叫声来代表情绪。所以这声音不能是单一的一个循坏圈,拟音的声音节奏、高中低和远近,都表达了角色在不同场景的不同情绪,从叫声中能听出其潜台词。

白伟民发明利用二胡锤模拟青蛙声音

动画电影中青蛙的叫声不是抓只蛤蟆让其发声就可用于影片的,它的情绪需要通过声音传递出来,白伟民用二胡锤相互摩擦,逼真地模拟出青蛙的声音,加上一定手法,更可反映出老青蛙和小青蛙的不同呱呱声,很多时候的拟音工作更是一种创造发明。

然而这份看上去乐趣无穷的职业,却不是谁都能坚持做的,背后的艰辛并不容易被看到。有时不知道能用什么道具发出一种声音时,会使白伟民几天难以入眠。而科技的发展也使拟音师这个工作面临失传,目前我国具备行业资格认证的拟音师总共不足10人,而白伟民是上海拟音行业标准的制定者,更是上海拟音界的“老法师”。
本次活动,我们将跟随白伟民带来的美术电影中的“声音”一同了解他在拟音工作中的趣味故事。

 【关于嘉宾】

白伟民

国家高级音效、音响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高级音效师,几十年来共为882部(集)动画电影、电视动画片音效、拟音音响创作和制作录制,其中有影片:动画影院片《狐狸列娜》、《黑猫警长》、《葫芦兄弟》、《魔方大厦》、《马兰花》、《犹太女孩在上海》等动画片拟音音晌创作、制作。白伟民还先后为六千多部电视剧进行音效创作和同期声录制作,其中1995年第一部同期声录音的《孽债》创造了中国电视长篇剧声音金奖,《宝莲灯》获美国电影艺术技术学院DTS(杜比)音效创作奖。白伟民音响、音效创制作的故事影片《我也有爸爸》,动画片《三个和尚》、《宝莲灯》、《黑猫警长》、《葫芦兄弟》、《马兰花》等十几部影院片、电视连续剧先后得政府华表奖、金鸡奖、百花奖,由他创作音响的广播剧《心灵答卷》获广电部国家单项音响音效金奖等。从1993年起先后受邀任上海大学影视学院、同济大学传媒学院、电影学院客座教授,开有影视声音构成、影视声音、音响创作、制作等本科、硕士生专业课授课。

美术馆联合“在艺”平台将对本次讲座进行视频直播,
欢迎各位观众到时收看!
识别右方二维码,进入直播房间~

2016年推出的“上海制造:那些年的美术电影”系列讲座,邀请五位曾经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不同部门任职的“幕后老法师”和大家一起追溯中国美术电影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的黄金时代,活动吸引众多公众参与,饱受赞扬。
上海制造系列将于10月至明年持续推出7场活动,以中国经典美术电影的创作背景、细节、国际交流等角度为切入点,再现台前幕后的工作故事,重温中国美术电影的发展史和跨越几代人心中抹不去的梦般记忆。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